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这可能就是,你决定你是谁

图片 1

这不是James McAvoy第一次惊艳到我。我从X-Men系列粉上他,补了十几部他的片子,但《Filth》让我头一回产生折服这种感觉,那时我就猜想,这人在“分裂式演技”的道路上怕是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了。

今晚,趁着香港比美国早那么几个小时上映,去看了《分裂》,看完之后,真的直呼过瘾,以及忍不住要马上写影评。第一次,在电影院里,边看边记笔记,生怕自己会漏掉一些当时的想法。

双线电影,男主:一美饰演的kevin,因幼时被母亲苛责而分裂出来不同人格来保护他,主导的有服装设计师Barry(对外的身份和角色,主导角色)、洁癖并有犯罪倾向的Dennis(绑架女孩的人格,并想要释放怪兽)、有点躁郁的Patricia总是穿着高跟鞋出现(是Kevin想象的母亲角色)、狡黠又天真的9岁小孩儿Hedwig等等,不同人格不仅思维智力不一致,还会有身体的差异变化。而同时他们不停提到的野兽在慢慢浮现出来。他需要神圣的食物于是绑架了三个女孩,其中女主敏感、冷静、克制,她阻止同伴试图用暴力解决,而试图在小孩这个人格获得帮助。在试图自我解救过程中,女主不断想到自己的童年,叔叔和父亲带她去狩猎,叔叔却性侵了她,她拿起枪对准叔叔但没能下手,后来父亲去世她便落入了叔叔手中。她想要躲避人群的特质引起hedwig的共鸣。

1

电影是由两条故事线穿插构成,一条是男主的自我挣扎,另一条是女主的悲剧童年。

在看电影之前,其实对本片的关注仅来自于地铁站和公交站的广告牌。海报上写着的24重人格,已经让我觉得可看性非常高了。当年一部《致命ID》开启了我对于人格分裂惊悚片的崇拜感,之后小李子的《禁闭岛》创造的大反转,让我觉得恐怕只有高智商的电影从业者和观众,才可以享用如此惊人的视觉盛宴,不过,至此之后也真的很少看到此类题材的片子了。

图片 2

图片 3

男主的人设是23+1重人格,其实呈现得比较完整的只有6个。但对其他人格的设定并不是纯粹的噱头,我认为导演甚至在见缝插针地反复强调,让人始终对人物和故事走向有种猜不透的不安定感,也为最终所有人格的豪华登场做了个相当扎实的铺垫。

到我买票那一刻,我对此片的认识,其实仅仅停留在烂番茄网71%的新鲜度上,连预告片我都没有看。但我觉得对剧情我是有所准备的,因为提到人格分裂,不得不提一提这个主题的电影的灵感来源,就是“24个比利”。

   绑架女孩也激化了他自身的分裂,他一边不断地寻求心理医生帮助,一边又慢慢让自己的兽格浮现出来。心理医生相信他不是分裂而是一种人类的自我开发和进化,她相信病人并试图帮助他,而一次来访中Dennis假装Barry被发现后,她决定亲自上门拜访,但在发现被绑架的女孩后被一美放倒。影片一直在谈论怪兽的阴影里行进,房子在动物园旁/低下一个幽闭的大宅自里,里面层层封锁的房间是不同人格的寄放处,被Hedwig带出来后,女主在电脑上找到了男主分裂不同人格的视频,同时获得了安全词,是kevin小时候妈妈喊他的名字。男主最后在列车上爆发为兽,在女主喊出安全词后,Kevin暂时苏醒并请求她杀死他,然后兽格出现徒手勒死了心理医生,生吃两个女孩,因为女主同样创伤经历却放走了女主。

2

一、Dennis和糖果盘

在美国的犯罪界,有一个传奇人物,叫做威廉·密里根,小名比利,1977年,他在俄亥俄州立大学绑架三个女生,并对她们实施强暴,而被警方逮捕。在审讯过程中,他不仅否认所有罪行,连受害人也认为“犯罪者与比利长得类似,而行为举止并不一致”,甚至三个受害人描述的罪犯特征都相去甚远。后来,在4位精神科医师和1位心理学家的背书下,被诊断为多重人格分裂,而获判无罪。在后续治疗中,比利被发现拥有24个人格。此事之后,人格分裂症才逐渐被人重视。1981年,作家丹尼尔·凯斯将此事写成传记《24个比利》,记录了比利从小到大的遭遇和不同人格的诞生、出现、隐藏等。

图片 4

图片 5

Dennis是出场最早也是最多的,衬衫、眼镜、手帕、冷静、决绝、强迫症……他在劫人的时候就充分显示出一副斯文败类的样子,事实证明这个喜欢看裸女跳舞的帅哥性格确实很有问题。之后他伪装成外向开朗的领导型人格——设计师Barry前往女医师家,却总忍不住把椅子、糖果盘之类的东西“随手”摆正,可以说是个相当到位的细节。

去年底,小李子开拍的《拥挤的房间》就是照《24个比利》这本书进行改编的。没想到他慢了一步,风头先被“一美”詹姆斯·麦卡沃伊抢走(其实,你们为什么要叫他一美?),本片《分裂》基本上就是比利的故事的升级版,因为在人格分裂能造成同个人在不同的状态下有截然不同的行为举止之外,你的意识还可以改变生理结构,一旦人脑的防护意识被激发,人体会做出相应的防御性生理状态,换句话就是只要你觉得自己是神,你就不会死。(突然想起了前天看的那部《降临》也用了意识改变物质的概念)  

    人格分裂的电影已经是个老梗了,童年创伤也是。最早出现探讨人格分裂的文学作品《化身博士》就以两个人格展现了自古以来探讨的善恶两级。分裂存在在每个人身上,大概念小学我就意识到自己在家、在学校展现出来的样子是不一样的,而且在路上会告诉自己,回家要扮演天真无知的小女孩,为此我是欣喜的。在不同身份里塑造的不同角色,本身是很正常的,甚至我们有追求多重身份的愿望也是为了满足自己更多的人格需求,这是自我探索的一个过程,可能成为的自己。但归根我们都知道,这是由“我”掌控变换的,我有我喜欢的人格,我有我需要的人格,我有我隐匿的人格,这也决定了喜欢做什么事喜欢和什么人在一起,也许是你喜欢和那件事那个人所存在的自我。那么我们就像是一株植物,在同一个根上,也许开一朵花也许开两朵,那全凭你开心。但电影里面展现的多重人格以及史实上真实存在的人是令人震惊的,还没看过《24个比利》,脑补一下各个人格相互独立并且并不知晓其他人格存在,自我混乱,每天醒来都是一个不认识的自己,甚至有不同体格,这样是否是大脑开发的结果?当然是一个推测,但是内心潜伏的多重自我和如何平衡的疑问确是牵引着这些电影不断衍生发展,现实中的比利最后有一个老师的人格出现统领其他人格,他也学会了接纳自己甚至自己想来拍摄成电影,却也被社会舆论所激化,想起伍迪艾伦的《Zelig》也是如此。成长的过程或者就是发散最后落叶归根。
     再次致敬一美,还有小伙伴的脑洞说人格分裂成x教授也是棒棒哒。
     查到《为什么是kevin》,同时想起自己有个剧本好像一直没看叫《谁怕弗吉利亚伍尔夫》。

3

但真正让我震撼的是他和女医师“正面交锋”并且最终承认身份的场景,当女医师掏心掏肺的说辞开始打动他,几乎要让他卸下防备,他通过不断翕动睫毛来掩饰眼睛里转瞬即逝的水光,并且马上变换眼神和坐姿进入Dennis的身份,真心是绝了。

本片的故事情节,其实特别简单,美少女高中生Claire在餐厅办生日party,请了整个班的人参加,其中也包括不被待见的问题少女Casey,party结束后,因为没有人来接Casey,于是Claire的爸爸说要送Casey和Claire的好朋友Marcia回家。在停车场中,Claire的爸爸被打晕,一美就这样堂而皇之的登场,坐在驾驶室,平静的绑架了三个美少女,用喷雾把他们带走。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莫菲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医生这么黑HOOTERS真的好吗?哈哈哈

二、Patricia夫人的项链

等三个女生醒来的时候,他们发现被关在一个封闭的地下室里,三人寻求逃离方法,Claire认为要暴力反抗,但Casey认为现在局势一切未明朗,要静观其变,直到他们发现一美穿女装出现的时候,发现,原来绑架他们的人是个变态。

其实电影体系并没有所述的23+1人格这么庞大,其中出现的人格主要有以下6个:
Kevin:男主本体,由于胆小懦弱,想要自杀,被诞生出的新人格沉睡体内,最后一次出现是2014年10月18日(没记错的话),一辆公交车上。
Barry:男主之前的主导人格,是个设计师,接受心理医生治疗谈话最多的也是他,后因为被两个少女调戏,让男主另一个主导人格Dennis趁机取代。
Dennis:男主后出现的主导人格,强迫症,出现时喜欢带着副黑框眼镜,穿着笔挺的衬衫,也是女主们的绑架犯。
Patricia:男主的女性人格,保守,出现时以女装装扮,曾向女主们保证劝说男主不伤害她们。
Hedwig:男主的9岁孩童人格,淘气,爱音乐,爱跳舞,但一直孤单,和女主对话最多,还带女主去过他的房间向女主表演过跳舞。
Beast:男主的兽性人格,没有具体名字,出现时不穿衣服,诞生于火车站,能爬墙,力大无穷,刀枪不入,杀了医生和另两个女主的同学。

尽管看片前就对多重人格设定有了心理准备,但当Patricia夫人与Dennis争执并踩着高跟鞋推门而入时,三个女孩儿无法掩饰的惊恐还是让人后背发凉。更别说镜头一切,McAvoy就这么顶着圆寸,姿态优雅地站在门口,酒红色的高领针织裹着一身肌肉,甚至精心搭配了一条项链,开始轻声轻气地安慰几个姑娘,着实让人倒吸一口冷气。微微皱起的眉头,嘴角的小动作,还有言谈间对Dennis无可奈何又不忍苛责的情绪,让人深深相信这真的是“另一个人”。

而实际上,一美是个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患者,简单点说就是人格分裂,一直在接受心理医生Fletcher的治疗。Fletcher在美少女被绑架的事件发生后,收到了一美的紧急邮件,但见了一美后,虽然觉得奇怪又问不出什么。

       男主的6个人格加上一个心理医生跟3个被绑架的小姑娘,和一所动物园的地下室,基本上构成了电影的全部人物和主要场景。首先Dennis绑架了三个女孩,一直称呼他们为食物,其实就是给Beast人格提供的,Beast人格的诞生也是为了保护Kevin的一个悲剧,男主从小被洁癖症和强迫症的母亲打骂,一度懦弱的性感使得他只会躲在床底,甚至想过自我了断,他的层层人格出现都是为了保护这个懦弱的他。女主,在被绑架的过程中显得最有智商,而透过梦境回忆,她从小受到叔叔侵犯,父亲早早死于心脏病,使得叔叔变本加厉,她身上的上是她苦痛的证明,也是她成长的经历。Beast口中那个不一样的她,也预示着受过挫折的成长经历,让人更完整。女主最后也是通过这一点逃过了Beast口中食,被人发现救了下来。

图片 6

直到一美的第三个人格出现之后,美少女们才发现他是人格分裂的,三人利用弱的人格,企图逃跑,结果换来了分开关押的惩罚。而言语中,一美透露三个美少女是要被献祭给即将出现的“野兽”的。

      真的要说剧情的话,其实并不复杂,也没有什么反转,但是全剧的氛围烘托做的真的很好,加上演员不错的演技,特别是男主对几个人格切换的阐释,让观者可以轻松带入到电影的紧张节奏之中。

我觉得此处应该有张照片

在Fletcher的努力下,她终于逼得一美承认,之前没有在心理咨询里出现过的人格,现在占据了一美的主意识,而这种状况的出现是为了迎接更为强大的人格“野兽”的出现。

      最后感慨下,医生能和另一个小哥回看监视器关注男主举动,本来祈祷她智商会很高,能识破男主并且救出女孩们,没想到最后还是把自己也给搭进去了,当然医生一直在竖flag,死算情理之中。

此外还有个小细节,Patricia夫人第二次出现时不仅换了件披肩,甚至连搭配的项链都随之换掉了,这一笔真的精彩,考究的熟女形象瞬间立体起来。

期初,医生认为“野兽”只是一美的幻想,而非人格,直到她亲自来到一美的住所,看到了被关押的美少女,才发现一美早已失控,这个赤裸裸的揭露让一美失去了对医生的信任感,于是迷晕医生,起身离开。

© 本文版权归作者  EEEEEo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三、Hedwig的窗户

等一美再回来,他已经成为了那个野兽,杀死了除Casey之外的地下室的其他三个人,在最后关头,Casey拿起猎枪与之周旋,但发现,确实如一美所说,当野兽这个人格出现的时候,他的生理结构发生了变化,刀枪不入。  

Hedwig,一个说话奶声奶气小动作不断的九岁男孩,这是第四个出场的人格,但严格来说是第三个,因为第一个出场的Barry其实是Dennis扮演的。这是一个眼里有光的角色,天真但不无邪,热爱音乐、跳舞,有自己的小世界,但又不免孤独。所以这也是和女主Casey交流最多的一个角色——因为他还是个抱有幻想孩子,以为自己真的会有朋友。

本片的主体案件其实完全就是比利的case——绑架和囚禁三个少女。之前有很多关于囚禁少女的片子,大部分的描述重点在于折磨和营救,但本片的悬疑和恐怖气氛,全都给在了压抑和怀疑的心理上,也就是说,你不会在电影里看到任何折磨的镜头,只会看到更加令人毛骨悚人的善意。
 
故事里,一美饰演的男主,本体名字叫做凯文,他和真实的比利一样,都因为小时候遭受过母亲的虐打而造成了人格分裂,在“野兽”出现之前,他被认定为拥有23重人格。

他带Casey去了自己精心布置的房间,那里有他画在墙上的窗户,藏着他对墙外世界的隐秘渴望,他甚至小心翼翼地询问新朋友是否喜欢这个小天地。不同于其他人格,他喜怒形于色,察觉被骗的时候会紧紧蹙起眉头,嘴唇不自觉地颤抖,不知道从哪个大人那儿学来的口头禅“etc”也会因为激动而变调。比起跟别人置气,他更像是为自己的软弱和轻信而绝望,这让他最终甘愿服从于强硬狠辣的Dennis,期待他和那个所谓的Beast能拯救“所有人”,不再受人欺负。这让我想起,当我们学着收起笑容和泪水,是不是也向心里的另一个声音求救?它指导我们关紧窗户,奖赏是脆弱的安全感,代价是笑容从此蒙尘。

凯文:本体,如果不是因为在打工的时候被几个女高中玩大冒险的时候欺负,凯文的病情是可以得到控制的,他也曾一直主导自己的人生,但这个人格抗压性很差,非常敏感,不太容易接受现实,于是在2014年的9月,他在坐公车的时候被其他人格夺取了主动权。
 
Barry:身份是时尚设计师,性格开朗温和,最积极接受治疗,被医生誉为阳光型人格。在凯文沉睡之后,他是主人格,控制着体内其他人格对身体的占有时间,被称为“拥有决定谁站在灯光下权利的男人”。他能够体会到人格之间的冲突,也时常给医生报备自己的状况。
 
Dennis:有洁癖和强迫症,是凯文这么多人格中最讲纪律,最强硬且绝对不会被人占便宜的一个人格,3岁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他坚信曾被父亲“遗忘在火车”上的那个叫做野兽的人格,凌驾于人类之上,马上就要降临了,而它的降临将会保护凯文这个本体不再受到伤害,而所有的人格也将发挥自己最大的潜力。他绑架了三个美少女,为的就是给野兽准备食物。由他假扮了Barry,去跟医生见面,好让医生以为Barry依旧是主人格。
 
Patricia:保守的信教妇女,穿高跟鞋,长裙,围披肩,化淡妆,听亚洲音乐,对生活品质要求很高。在夺权后,她与Dennis共同管理其他人格,从医生口中得知,她与Dennis在此之前是从未见过世人的。最后,也是她和Dennis共同去迎接了野兽的到来,买花的那个就是她。
 
Hedwig:9岁的小孩,捣蛋鬼,爱玩,但实际上是他成功夺取了Barry的权利,成为决策者,而他联合了Dennis和Patricia,成为主意识。喜欢听摇滚,喜欢跳舞,常被其他人格取笑。
 
野兽:因为本体长期生活在野生动物园里面,受到动物本能的熏陶和模仿,加上安全感缺失的情况下产生的新人格,这个人格接近于怪兽,肌肉发达,血管爆裂,吃人的肠,力大无穷,且刀枪不入,会爬墙。出生在火车上,人生的宗旨就是,凡是没有被虐待过的人,都是受污染的人,都应该死。
 
以上这几个人格是故事里提到的主要人格,而以下人格,则是在片中通过视频一带而过的。
 
奥利:政论家,喜欢讨论历史上的政变。
汀止:用针管给自己打针的那位,应该是个吸毒者。
 
本片的主要4个人格,Barry,Dennis,Patricia,Hedwig,其实是分为两派,这个跟《24个比利》一书中所描写的比利的人格派别是一样的,分为受人喜欢的人格和讨厌鬼人格。讨厌鬼人格不按照常理出牌,反社会,且经常打破人格们定下的规矩,因而是不被允许占据主意识的,Dennis,Patricia,Hedwig都是属于讨厌鬼人格,而他们联合之后,打倒了Barry,甚至在最后关头谋杀了想要让Casey找到枪打死自己以绝后患的凯文本体。  

四、Barry的求救信

导演最想要在这个电影里表达的点都通过心理医生的演讲课题表达了:人格可以控制意识,而意识除了控制行为之外,还可以对生理结构造成影响,例如一个盲人可以在人格分裂的时候重现光明,也就是说人格可以突破身体极限。狗在分辨人格这方面准确度很高,但人可以通过不断的与人格沟通认识他们。

Barry的形象主要是通过女医师的表述来塑造的,一个有创造力、有责任心的人,娘man娘man的,他应该是最早决定接受治疗的一个人格,并且一度效果喜人,甚至能在一个地方稳定工作十年。他是Beast的反对派代表,或者说是男主心中阴暗面的对抗者,当Dennis和Patricia一行占据主导权后,他依然试图通过邮件向女医师求救,可惜最终没能得到救赎。

而电影里发生的一切就是在一部一部证实以上观点,当野兽出现的时候,镜头有点类似于狼人变身,肌肉极其发达,移动速度迅速,皮肤坚硬不易受损,力大无穷,甚至可以四肢奔跑跳跃爬墙。根据Dennis的说法,野兽的出现是为了保护凯文,保护这个个体的继续生存。而当野兽诞生之时,巡逻犬发出了看到狼的时候的警告声,也就是说,在生物眼中,野兽确实是非人类。

五、Kevin Wendell Crumb

在Dennis第一次假扮Barry出现见医生的时候,他虽然极力控制自己的强迫症,但医生对Barry的了解太深了,小到一个眼神,大到一个动作,都清清楚楚的让医生做出了此非Barry的专业判断,但她无法对一个自己不熟悉的人格下定论,所以她看到Dennis的地下室里躺着美少女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半辈子的研究都失败了。

男主真正的本体。母亲的身心虐待给他的童年蒙上了很深的阴影,导致他软弱、孤独、挫败,并且催生了Dennis这种强迫症人格来保护自己。我甚至觉得,Patricia这个人格恐怕多少混合了他心目中的温柔母亲和实际上暴躁乖戾的更年期妇女的影子(Patricia给两个女孩子做三明治的时候,因为一刀下去切歪了就立马怒摔面包刀,并且当场重新做了一个,那场面还真挺突然的……)。

 
本故事还有一个非常值得探讨的一点就是Casey的小故事,Casey作为高中生,在面对绑架的时候的表现,冷静的实在超出正常范围,但这种冷静,导演通过闪回镜头进行了铺垫,在Casey的故事里,她从小跟着父亲和叔叔打猎,学会了如何对待野兽。而这个学习的过程恰好对应着Casey一步一步面对野兽到来时候的状况。当她真的拿起猎枪的时候,野兽的行进过程也如小时候父亲说的那样,第一二枪,你一定会放空弹,打不到东西,但只要你不气馁,一定可以收获猎物。
在电影里,Casey主动发起了两次逃跑,第一次是骗Hedwig说Dennis和Patricia要欺负他,第二次,则是让Hedwig带自己去他有“窗户”的房间,并强行用对讲机求救。但这两次都是华丽丽的失败。直到野兽现身,她拿枪打他,也是到第三下的时候才命中。

但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他凄惨的经历始终没有洗去他的善良,导致自己在2014年9月被其他人格压制陷入沉睡,被唤醒时第一件事就是问自己都干了些什么,甚至愿意牺牲自己来阻止身体里的兽性爆发。说起来,唤醒初始人格的咒语竟然是他的全名,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种经历,小时候一听到亲妈喊自己全名就意味着暴风雨要来了,那是相当深刻。

而Casey自己把自己关在笼子里,与野兽对峙,则对应着她自己故意闯祸,被罚留堂。野兽身上的黑色血管更是跟Casey身上受养父虐待的伤痕有异曲同工。在Casey的生活里,所谓的野兽并不是面前这个人格分裂的陌生人,而是从小开始就猥亵她的叔叔,她也曾举枪面对叔叔,但最后还是没能杀死他,只能把自己隔离起来。  

六、地铁里诞生的Beast

导演在电影的最后还准备了一个惊喜,布鲁斯·威利斯的出现真的应该是两个人交情好,导演评分最高的几部电影都是跟他合作,并且也都是悬疑片,而布鲁斯·威利斯的这个角色,其实是2000年《不死劫》里面那个精神病男主“玻璃先生”。颇有种,你看,这么多出名的疯子,都是我塑造的。我跟很喜欢《分裂》的这个海报,一张脸上加了玻璃裂痕,其实也就是要告诉大家,2000年的片子要看啊!  

这就是那个+1了,在地铁站开发出来的第24个人格,是多重猛兽的组合体,貌似有一个人格和他们藏身的动物园有什么交集,至少也是热衷看动物世界之类的。至于为什么是在地铁站催生的,好像有什么特别的梗,但我没太看明白。总之此人性情残暴、力大无穷、刀枪不入,可以徒手攀墙,也能手撕铁栅栏,相当玄幻。女孩们刚被绑来时Dennis说她们只是“食物”,我还以为是什么精神食粮,结果居然真的是字面意义上的食物,是Beast的人肉刺身……

如果,我就是说如果,一美要跟小李子拿同样的角色对比的话,我觉得小李子肯定又要丢奥斯卡了,原因在于,小美在这个电影里面实在太出色了。分开扮演不同的人的时候,因为拍摄的原因,你有空间缓和,但一美再这个电影里,还在1分钟之间表演了A人格杀死B人格,C人格出来圆场,D人格出来夺权,E人格出来暴力杀人,这个套路简直不能再考验演技了,而且他纯用颈部以上来表演的。我个人最喜欢的戏是最后不同人格的对话,在前面的那个一分钟里,至少一美还有一个转换人格的动作,但这个对话戏是没有的,人格转换只靠镜头在两面镜子中间转换产生,而用不同样子对话,是最难的。

进化以后的Beast已经不受Kevin全名诅咒的控制,可见他不再迷茫和挣扎,他和另外22个人格一样是被创造出来以保护Kevin的,只不过他的方式是彻底抛弃这个混沌复杂的灵魂,把所有的软弱和善良永远锁起来,用獠牙和利爪去和世界对话。他看到女主浑身的伤疤并决定放走她时,能听出来他把苦难当作一种净化,对另外那两个娇生惯养式的姑娘则是十分嫌弃,相当简单粗暴的物竞天择法则,大概应了那句“杀不死我的终将使我强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心际外的碎片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其他人格的首次集中出现是在Casey自救时查看的视频中,不同的服装风格、不同的语速、不同的表情,竟然还夹着一个怀疑人生的糖尿病患者。但在Kevin醒来试图让Casey杀了自己,其余的人格都本着强烈的求生欲窜出来,没有服化道的帮衬,人格的切换几乎全靠眼神和额头时隐时现的青筋。Barry的一声“Baby girl”;Hedwig出现时青筋瞬退,脖子不再涨红,还是那个赌气的孩子,叨逼叨地向曾经的“朋友”宣告自己即将到来的强大;Patricia出现时第一件事则是拢了拢身上的披肩遮住自己半裸的上身……总之这一幕真可以说是豪华午餐了。更不用说每次Beast出场,通红的双眼布满血丝,浑身上下每块绷紧的鸡肉和每条突起的青筋都在演戏。

图片 7

我觉得此处又应该有张照片

女主的副线相比起来就很简单了。幼年懵懂遭到大伯野战性侵,试图枪杀这个油腻中年男但最终难以战胜自己,亲爹又早早去世(是不是真的心脏病发作估计都难说),结果监护人成了这位大伯,还有比这更让一个小姑娘绝望的事情么。值得欣赏的是这个人物没有被塑造成顶着主角光环的救世英雄,尽管她不时展现出聪明勇敢的一面,但她的恐惧绝望和另两个女孩一样真实可信,她尚未泯灭的善良虽然是见缝插针的但也十分自然。

导演M. Night Shyamalan,据说是个非常擅长惊悚题材和结局反转的导演,我真不太清楚,因为我不是非常爱看惊悚这一类的。这个电影里血腥、暴力、恐怖的镜头其实不多,真正惊悚源于未知,三个女孩一次又一次努力逃亡却屡战屡败的绝望,女医师自责与害怕交织却又无力挽回的哭泣,甚至还有副线里那个让旁观者只能眼睁睁任其发生的娈童悲剧,这是渗透在毛孔里的惊悚,可以察觉,不可逃脱。

此外,我补了彩蛋里暗示的电影《Unbreakable》(2000年的片子,也是这个导演,主演是Bruce Willis和Samuel L. Jackson),结局反转这一招我是服了。今天也看到了《Glass》的预告片,不得不说还是有点期待的,毕竟这个系列竟然从2000年就开始埋梗,到2019年三个主演才终于汇合,也算得上是十年磨一剑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M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官网娱乐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这可能就是,你决定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