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0虚铜时代,0折纸时代

如题,一星给顾源一星给崇光半星给顾里。真的真的不能再多了。

让我们把时间再次拨回到正常的时刻。冬天刚刚亮起来的早晨,风里卷裹着寒冷的水汽,把脸吹得发红。顾里安静地站在顾源面前,依然是一贯的冷静和理智。这让顾源有点害怕。其实顾源一直都有点怕顾里。但是他还是打算对她说。毕竟已经过了这么久了,自己也想得很清楚了。他抬起手放在顾里肩膀上,刚要开口,就听见汽车喇叭的声音。顾里和顾源都同时奇怪为什么会有车子可以开进学校来,明明是不允许的。不过当顾源看见那辆熟悉的凯迪拉克的时候,他就一点都不奇怪了。叶传萍总有办法把车开进她想开的地方去。她打开车门,优雅地走下来。她看了看站在顾源面前的顾里,高傲地微笑着。 顾里有点疑惑并且有点反感地问:“这里学校规定不能开车进来,你凭什么开到这里来?”叶传萍微笑着:“那是因为我们不同,你们家开不进来,我们家就可以开进来。”顾里的怒火迅速被点燃了。在尖酸刻薄的话语即将脱口而出的时候,她听见顾源的 声音在自己身后响起:“妈。”顾里感觉像是一把刀从背后插向了自己。 在彼此笑里藏刀的对话里,顾里终于明白了叶传萍来找顾源,或者直接点说,来找自己的原因。顾里对此非常生气。她生气的地方却并不是在于叶传萍不同意自己与顾源交往,而是因为叶传萍竟然看 不起她的家世。这对于从小养尊处优、从十八岁起就提着LV包包上学、洗澡会在浴缸里倒牛奶,并且从小就有司机接送的顾里来说,实在是莫大的侮辱。如果不是顾源在身边的话,她甚至很想对叶传萍叫嚣:“你也不问问你儿子是否配得起我!” 叶传萍看着怒气冲天的顾里,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无论顾里多么地冷静、理智、从容,但是她面对的都是另外一个比她年长二十岁的“顾里”。就算同样是狐狸,就算同样是白蛇,就算同样是蝎子,她也是年轻的那一只。 叶传萍打开车门,准备离开的时候,抬起眼看了看顾里,浑身打量了一遍,对着她的LV包包和Gucci短靴,说:“看来我儿子帮你买了不少东西嘛。” 顾里破口大骂:“我身上没有一件是你儿子买给我的!” 不过黑色的凯迪拉克已经扬长而去了。她的声音被远远地抛在车后,喷上了肮脏的尾气。 顾里转过头来,冲顾源吼:“你脚上那双D&G的靴子,是我给你买的!” 顾里并没有发现,顾源眼睛里,是一层又一层,乌云一般黑压压的伤心。他的眼睛湿漉漉的,长长的睫毛上凝起了一层雾。 他长长的呼吸在周围清早的空气里,听起来缓慢而悠长。 他慢慢地走前两步,把顾里紧紧地抱在怀里。 “我并不是因为你从小就有宝马车接送而喜欢你,也不是因为你的LV包包而喜欢你,更不是因为你送了我D&G的靴子而喜欢你。就算你没有一分钱,我也喜欢你。” 但是生活永远不是连续剧。它不会在应该浪漫的时候,就响起煽情的音乐;它不会在男主角深情告白的时候,就让女主角浓烈地回应;它不会在这样需要温柔和甜蜜的时刻,就打翻一杯浓浓的蜂蜜。 它永远有它猜不透的剧情。 和那个创造它的,残酷的编剧。 顾里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她永远不能容忍的,就是对她尊严的践踏,无论这些尊严是否建立在荒唐可笑的物质和家世的基础上。 她在非常短暂的瞬间里面,竖起了自己全身的刺。 她冷冷地推开顾源,说:“别幼稚了,不要把自己当做刚刚开始初恋的高中生一样。你和我都知道,我们都是冷静理智的人,我们会选择彼此,也是因为大家都知道不应该浪费精力和心血在不值得的人身上。没有物质的爱情只是虚弱的幌子,被风一吹,甚至不用风吹,缓慢走动几步,就是一盘散沙。如果我今天是一个领着补助金的学生,你顾源会爱我?” “我当然。”顾源的眼睛被风吹得通红。 顾里冷笑一声。 顾源低下头,牢牢地看着顾里的眼睛:“那如果我是个穷小子,没有钱,你会爱我吗?” 顾里不回答。沉默地看着他。 他的眼睛在顾里的沉默里越来越红。 过了一会儿,他像是终于松口气一般,无奈地轻轻笑了,他抬起手揉了揉眼,说:“我知道了。” “你不知道,”顾里朝后退开一步,“你之所以能这样无所谓地说着类似‘钱不重要’、‘如果我没有钱你会不会爱我’之类冠冕堂皇的话,那是因为你并没有体会过没有钱的日子!你从小都活在不缺钱的世界里,你和我一样,我们都拿着十万透支限额的信用卡无所顾忌地刷下一两万,只为了一个好看的包或者一件好看的衣服。你只是在这里用高贵的姿态扮演着落魄贵族!别假惺惺地营造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戏码了,你莎士比亚看太多了吧!” 顾源看着面前的顾里,突然觉得陌生起来。 一种从身体深处袭来的疲倦,就像是冬日巨大的寒流一样,瞬间包裹住了他。他也不想再去反驳她的话,因为自己在刚刚过去的两个月里,就是过着没有钱的生活。吃的是泡面,没有买一件新衣服,有时候连泡面也不买,饿得肚子痛,在吃到顾里买给自己的馄饨时感动得哭,偶尔还会在和顾里吃饭的时候为她埋单。 但是在顾里心中,他永远都是那个拿着信用卡无所事事的少爷,是在用高贵的姿态扮演自我怜惜的戏码。 他说:“我走了。” 顾里咬着牙,不说话,眼眶发出剧烈的刺痛感。她控制得很好,正如她从小以来的样子。 顾源转过身,走了两步。然后他蹲下来,迅速脱下了自己的鞋子,转身用力砸在顾里脚下。“还给你!”他的声音被寒风吹得沙哑,通红的眼眶把他的表情变得骇人。 又走了两步,他弯下腰来脱下袜子,“这也是你曾经给我买的。” “都还给你。” 如果我们的生活是一部电影,或者说是一部高xdx潮迭起的连续剧,那么,在这样的时刻,一定会有非常伤感的背景音乐缓慢地从画面外浮现出来。 那些伤感的钢琴曲,或者悲怆的大提琴琴音,把我们的悲伤和难过,渲染放大直到撑满一整个天地。 在这样持续不断的,敲打在人胸腔上的音乐中—— 南湘坐在空旷的楼顶天台上,拿着安静的手机发呆。偶尔抬起手,用手机拍下灰蒙蒙的清晨的天空。风把她的头发吹乱贴到脸上。 唐宛如坐在球场边上,她从开始训练到现在,都一直在悄悄地打量卫海。看他跳起来杀球,看他低着头认真地听父亲训话。看他撩起衣服下摆来擦汗,露出腹部的肌肉。她像是第一次恋爱的少女一样,浑身发烫,甚至自己早上起来悄悄地在浴室里化了妆。她看着放在旁边的卫海的包,敞开的包里有卫海的手机,犹豫了很久,终于紧张地拿起来,拨了自己的号码。 宫洺揉揉发痛的眼睛,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他给Kitty发了消息,让她一早买来两杯咖啡。然后他站起身来,从高高的写字楼落地窗眺望出去,看见一整个缓慢苏醒过来的上海。 而我在清静的图书馆里,把欧洲文艺复兴时代的爱情诗歌抄在纸上,准备寄给简溪。清晨的阳光从高大的窗户照耀进来,图书馆只有零星的一两个学生在看书,巨大的白色窗帘缓慢地摇动着,我有种幸福和悲伤交错伴随的感动。 而在悲剧的最强音节—— 顾里站在门口,看着光脚的顾源沿着笔直的道路走回他的宿舍。他的脚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迅速被风吹得通红。 她的眼眶里堆满了泪水,但是她不想哭。她控制着不要眨动眼睛,以免泪水掉落下来。顾里是不应该哭的,顾里是冷静而理智的。 她看着顾源慢慢走远。 她捡起顾源的鞋子,又上前几步把袜子也收拾起来,然后转过身,镇定而冷静地离开。她把鞋子用力地抱在胸口。鞋子上的灰尘在她的黑色外套上留下了明显的痕迹。胸腔里翻腾的哽咽和刺痛,都被用力地压进身体的内部。像是月球上剧烈的陨石撞击,或者赤红色蘑菇云的爆炸,被真空阻隔之后,万籁俱寂,空洞无声。 而在她转过身后的十几秒,顾源从远处慢慢地回过头来,他看见的是顾里冷静离开的背影。他想,这就是我的爱。她冷静地朝远处走去,渐渐地离开了自己的世界。他张开嘴大哭。冷风像是水银一样倒灌进温热的胸腔里,一瞬间攫紧心脏。 这才是悲剧的最强音节—— 弥漫在整个空旷天地间的,低沉提琴的巨大悲鸣。

    让我们把时间再次拨回到正常的时刻。冬天刚刚亮起来的早晨,风里卷裹着寒冷的水汽,把脸吹得发红。顾里安静地站在顾源面前,依然是一贯的冷静和理智。这让顾源有点害怕。其实顾源一直都有点怕顾里。但是他还是打算对她说。毕竟已经过了这么久了,自己也想得很清楚了。他抬起手放在顾里肩膀上,刚要开口,就听见汽车喇叭的声音。顾里和顾源都同时奇怪为什么会有车子可以开进学校来,明明是不允许的。不过当顾源看见那辆熟悉的凯迪拉克的时候,他就一点都不奇怪了。叶传萍总有办法把车开进她想开的地方去。她打开车门,优雅地走下来。她看了看站在顾源面前的顾里,高傲地微笑着。

南湘点点头,撩起袖子,“那好,那我就动手了。”说完,她从画箱里拿出画笔颜料,然后就刷刷的超裙子撒谎那个涂抹起来,他旁边的女生一声惊呼,抬起手抚住了胸口。 而此刻。唐宛如悄悄地把顾里拉到了一边,用一种鬼崇而又神秘的预期,对她说:“顾里,我要告诉你一个出人意料的秘密!” 顾里一边对着镜子照了照自己的妆容有没有花开,一边头也不回的回答她:“你想告诉我你的手机又被停机了么?” “哎呦喂,说什么呢?”唐宛如的眼珠子瞟来瞟去,脖子水平着移来移去,显得特神秘,特诡异,就像是葫芦娃里那个尖嘴猴腮的白蛇精在打坏主意时的样子。 “你好好说话行么?”顾里行云流水,闪电般地伸出手掐在正摇头晃脑的唐宛如脖子上,唐宛如一声惨叫,哗啦吐出一条半尺多长的粉红色舌头,湿答答的甩来甩去,吓得顾里赶紧缩回了手。 恢复了呼吸的唐宛如迅速地好了伤疤忘了疼,又重新搞出了她仿佛奥斯卡最佳女主角般演技派的嘴脸,抬起手半掩着她的小嘴,悄悄地靠近顾里的耳朵边上。但她的这个动作迅速地被顾里制止了,顾里伸出胳膊笔直地撑着企图靠近她的大脸,唐宛如又耐心地把顾里的手拿开,再次靠近,顾里再次伸出胳膊撑住她的脸???两个人来去了好几个回合,最后顾里怒了,一把捏住唐宛如的下巴,凶狠地说:“够了,宛如?基德曼,你到底说不说,姐姐我还忙着呢!” 唐宛如看拗不过她,于是放弃了,但她还是把眼珠来回扫了四五下,才幽幽地对顾里说:“我看见顾源和简溪在一起了。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说完之后,唐宛如得意地看见一脸茫然的顾里,脸上的表情写着“我就说是个惊天大秘密吧”,而在巨大刺激之下,顾里大脑里的数据线“哔啵”响了几声、爆炸出几个小火花之后,她恢复了意识。她盯着唐宛如问:“你是说???简溪回来了?” 一脸得意的唐宛如被问蒙了,她翻着白眼,像是努力思考着:“???我是和你说我看见顾源和简溪在一起了???这样说起来,确实是,简溪回来了。”她放下了她的眼珠,肯定地点点头,然后又说:“你抓住重点好不好,我是说,他们两个在一起了!你怎么把重点放在‘简溪回来了’上阿。”唐宛如不解地抱怨。 顾里嗤笑一声:“得了,关于放错重点这件事情,那是你独有的DNA。而且,顾源和简溪这两个小崽子,我们从高中就开始YY他们两个,要成早成了。何必等到现在。” 唐宛如又恢复了那张奥斯卡影后的脸,说:“可是这次不一样,这次,我看见了顾源给简溪一个首饰盒,你猜里面是什么,是一枚戒指!” 直到这一刻,顾里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当然,她并不是和唐宛如一样神经打错了线,真的认为顾源给简溪戒指,她终于意识到了简溪回来的目的。 她转身抓过旁边的包,像一阵龙卷风一样冲出了休息室,来无影,去无踪,把惊讶的奥斯卡影后独自留在了原地。 当我和南湘回到礼堂的时侯,演出已经开始了,我们只得从舞台旁边的侧门溜进去。我拉着南湘的手,偷偷摸摸地潜到了kitty身边。我悄悄地gaosuu了kitty刚刚在后台发生的插曲,同时也对她介绍了一下南湘。Kitty听完之后冲南湘竖了竖大拇指。我在黑暗里捏了捏南湘的手,在心里替她开心。 而十几分钟之后,那条被南湘改造了之后的礼服裙子,作为压轴作品登场了。眩目的舞台灯光下,那条裙子下摆上的各种颜色的污渍,被南湘用画笔,画成了无数缤纷的花瓣、云朵、霞光???整条裙子像是一堆晕染后盛开的花簇,而模特就像在这些流光溢彩的渐变色泽里飘动而出的精灵。全场掌声雷动。 我回过头去,看见南湘眼睛里闪烁的光芒。我心里真为她高兴。 当那个女设计师走上台发表感言的时侯,她自己也特别兴奋,在感言的最后,她握着话筒激动地说:“在这里,我一定要特别感谢一个人,如果没有她,就没有最后这件压轴的充满艺术气息的作品,可以说,我的这个设计展,没有她就不存在???“ 我和kitty同时回过头,对南湘微笑着。 “这个人就是我去世的外婆,她给了我创作的灵感。这条裙子,就是根据我外婆曾经的一件刺绣设计的???”话还没说完,kitty就满脸厌烦地一把把麦克风音量的控制键推到了静音,“我靠这个彻底的婊子!”女学生在台上空洞地张着口,然后她在拍了拍麦克风、依然没有声音之后,只得尴尬地下了台。 南湘苦笑了一下,冲我耸耸肩膀。 我心里其实挺难过。这个世界总是这样,太多有才华的人,埋没在社会的最底层,她们默默地努力着,用尽全力争取着哪怕一丝丝一丝丝的机遇。而上帝敞开的大门里,走进去的却有太多太多的贱人。 我想起有一次顾里在杂志上看到的一段话,chanel设计总监karllagerfeld说的。他说想要在娱乐圈或者时尚圈立足,那就只需要做到一点:接受不公平。 礼堂里的掌声渐渐散去。 而礼堂之外,当顾里赶到唐宛如说的那个咖啡厅的时侯,她迎面就看见了正走出来的顾源和简溪。 她走过去,冷冷地站在简溪面前。她望着简溪,像是在看一面结了冰的河:“你回来干什么?” “找林萧。”简溪揉了揉鼻子,低头看着顾里,目光也没有丝毫退缩。 “你还有脸找她么?”顾里冷笑着,“当初你走的时侯怎么不想着这一天呢?你当初玩背叛不是玩的出神入化么,现在怎么了?被甩了?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你知道你招惹的是一个什么女人吗?” “我知道,一个高中时被你们逼得跳楼死了的女人,”简溪沙哑的声音像一把风里一吹就散的尘埃,“林汀的妹妹,林泉。” 简溪看着面前突沉默不作声的顾里,然后苦涩地笑了笑,面容充满了无法描述的心酸,“你知道当我知道这件事情的时侯,我心里是什么感受么?一直以来,你虽然很多时侯都挺锋芒、也挺咄咄逼人的,但是至少我心里你是善良的,更别说林萧了。她在我心里就是最干净最珍贵的宝贝。而当我知道你们两个身上背着一条人命的时侯,说实话,他妈的顾里,我都快疯了!”简溪的眼眶在风里红起来,他说:“这条人命除了你们两个背着,连我也背着,至少那个女孩是因为喜欢我才死的。我好多个梦里想起来都能一身冷汗地惊醒。我在替你们还债!我不想以后有报应!我不想林萧有报应!” 顾里冷冷地笑着,但是明显看得出地心虚,她只是硬撑着:“你别说的那么好听了。还债?你以为拍《聊斋》阿,你自己出轨爱上了林泉,非得扣一个这么惊世骇俗的帽子,你演的这出《人鬼情为了》应该直接去冲击奥斯卡,那《贫民富翁》肯定没戏!” 简溪一把用力抓住顾里的肩膀,顾里痛得眉头唰的一下皱起来,顾源用力把简溪的胳膊扯开,低声对简溪吼:“有话说话,你再对顾里动手我不客气了。” 简溪红着眼圈,冲顾里恶狠狠地说:“我他妈告诉你顾里,我对林萧的感情不需要经过你检验,你没这个资格。而且我简溪对天发誓我从头到尾就爱林萧一个人。我就是爱她!林泉当初和我讲好的条件,陪她谈三个月的恋爱,她说让她替姐姐完成心愿。无论你信不信,我觉得那是我欠的孽,也是你们两个欠的孽。我不还,我之后的人生就一直活在一条人命的阴影里。顾里,我知道你冷血,但那是一个人阿,一个活生生的人阿,一个才十几岁的少女就从你们面前跳下去,摔的『-』???”简溪张了张口,喉咙哽咽住了。 顾里看着面前激动的简溪,无话可说。一直以来,她并不是像简溪说的那样蛇蝎心肠。很多个晚上,她和林萧都是在被子里发抖,流眼泪,做噩梦。直到很多年过去之后,这件事情在她心里留下的伤口,才缓慢地结疤了。而且轻易不敢提起,一碰就冒血。所以她只能哑口无言地看着简溪,过了会儿,她倔强地转过头去,盯着顾源,说:“简溪回来,你早就知道了吧?” 顾源点点头,风吹乱了他精致的头发,深褐色的头发遮着他深深的眉眼。 “我是你女朋友,你也不告诉我,要不是今天唐宛如看见你们,你们准备一直都不说么?你明明知道简溪给林萧的伤害有多大,也知道我和林萧的关系,你竟然可以沉默到现在,你当我是什么人?” “那我和你呢?”顾源望着顾里,眼睛里盛满了深深的失落。 “我和你?我和你怎么了?” “你说我当你是什么人,可你问过你自己这个问题么?我想要和你沟通,我想要和你交流,我想要分享你的世界。可是我每天给你打电话,每天给你发短信,我一百个字的短信,你回我两个字‘好的’,我给你打电话聊不上三分钟你就说有电话插进来了,你心里除了你的公司,除了你的姐妹,还有多少的空间,可以容纳我?” 顾里看着顾源,她的目光在风里渐渐冰凉起来。 “我不是小说连载里的人物,被作者想起来了就写一写,没想起来就好多回都不出现没有戏份。我是活生生的人,我是你生活里的人,我不是只有你想起的时侯,我才存在的。你遗忘了我的时侯,我也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顾源揉了揉充满血丝的眼睛,把头别过去,“你记得今天是我的生日么?你记得么?” 顾里看着面前的顾源,还有简溪,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她转过身走了。 走了两步,她想起了顾源给简溪的戒指,没有猜错的话,那应该是简溪给林萧的礼物。她回过头,走到他们两个面前,从包里掏出两张请柬,一张递给简溪,“晚上的酒会林萧也会在,如果你真的爱她,就去找她吧。” 然后她拿过第二张,伸出手把顾源的手牵起来,放到他的手心里:“我记得,我没忘。” 当晚的酒会,在学校对面的那个五星级酒店里举行。 我再一次穿起了我非常不习惯的小礼服,并且踩在高跷般的高跟鞋上,小心翼翼地走来走去。当然,礼服和鞋子都是向公司借的,脖子背后的标签都不能拆,所以一晚上,我都觉得后背痒痒的。 当然,比我更不舒服的,就是唐宛如了。当她听说几个活跃在杂志上的帅哥男模也会出席今晚的酒会时,她就像是一只树濑般地挂在了顾里身上,直到顾里翻着白眼,咬牙切齿地从包里拿了一张邀请卡给她。而这种场合,她总是会不时地拉扯着她的低胸小礼服。当然,为了不再上演上一次的悲剧,顾里在出发前,一边对着镜子涂唇膏,一边警告她:“如如,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再敢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你胸里掏出来丢在茶几上的话,我一定当场把它塞进你的食道里。” “唉呦,吓死我了,还好是‘食道’,我以为你要说什么呢。”唐宛如扶住胸口,松了一口气。 而顾里的唇膏一笔走歪,涂到了脸上,唐宛如的这句话具有一种微妙的『-』,智商越高,伤害越大。

折纸时代作为我高一最爱的课外读物,每个月买最小说只为了看小时代的连载(虚铜和刺金就算了吧。一本比一本差。对于那个大烂尾还有我至今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要出现的人物,比如顾里的第二个弟弟,我真的不想再吐槽了。。),我是怀着去看看这些我深爱的人们的情绪走进的电影院,我不能说这部电影有多么多么让我失望,但是,真的,它没有满足我这个书迷的期待。

    顾里有点疑惑并且有点反感地问:“这里学校规定不能开车进来,你凭什么开到这里来?”叶传萍微笑着:“那是因为我们不同,你们家开不进来,我们家就可以开进来。”顾里的怒火迅速被点燃了。在尖酸刻薄的话语即将脱口而出的时候,她听见顾源的

先说简溪好了。亲爱的,真的是某四不待见你啊!你说你在刺金里完全没出现就算了,可是为什么它都要拍成电影了,导演在这么一大批花少年美少女之间硬生生地给你选了一个这么这么丑的演员啊!你出场的时候偶真的彻底震惊了啊!!那一瞬间我真的不好意思嘲笑闰土了啊!!怪不得人家上节目带只出场了2分钟的席城都不带你啊!!因为人家长得帅啊!!

    声音在自己身后响起:“妈。”顾里感觉像是一把刀从背后插向了自己。

“我又把手机里简溪的照片找出来,照片上的他穿着白衬衣,干净的头发,高高瘦瘦的样子,像是模特一样。照片里他还背着书包,这是高三的时候,他对着镜头微微笑着,露出一点点牙齿。”
“我和顾里分别和他们交往了之后,就成为了全校女生的眼中钉。我每天埋首低头,混迹在人群里,企图减弱大家的敌意,但是每当简溪靠近我站在我身边、露出整齐的白牙齿对我灿烂微笑的时候,他就像是一块巨大的阳极磁铁,牢牢地吸引了包括我在内的所有阴极的目光。而我就像是在无数面照妖镜笼罩下的妖兽一样,痛不欲生但也痛并快乐着。”

    在彼此笑里藏刀的对话里,顾里终于明白了叶传萍来找顾源,或者直接点说,来找自己的原因。顾里对此非常生气。她生气的地方却并不是在于叶传萍不同意自己与顾源交往,而是因为叶传萍竟然看

说好的浑身散发出男性荷尔蒙的阳光美少男呢?!

    不起她的家世。这对于从小养尊处优、从十八岁起就提着LV包包上学、洗澡会在浴缸里倒牛奶,并且从小就有司机接送的顾里来说,实在是莫大的侮辱。如果不是顾源在身边的话,她甚至很想对叶传萍叫嚣:“你也不问问你儿子是否配得起我!”

接着是Kitty。这个原著中除了Lily我几乎最崇拜的角色。可是Kitty不是画着烟熏妆长着锥子脸踩着细高跟鞋的女人么?找个长得跟方脸苍差不多老女人来演是怎么回事?!

    叶传萍看着怒气冲天的顾里,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虽然个人很喜欢很喜欢采洁,但是,我不得不说,采洁的气场还是弱了些。(我能说在我心里Lily的原型其实是贝克汉姆那个举世闻名的老婆吗?哈哈哈)而且,在开场的时候拍了一整分钟采洁在走路时候不停晃动的后脑勺是怎样?!

    无论顾里多么地冷静、理智、从容,但是她面对的都是另外一个比她年长二十岁的“顾里”。就算同样是狐狸,就算同样是白蛇,就算同样是蝎子,她也是年轻的那一只。

杨幂其实演的蛮好的,可是导演,让这个声音去念这么一大段一大段的旁白真的好吗?

    叶传萍打开车门,准备离开的时候,抬起眼看了看顾里,浑身打量了一遍,对着她的LV包包和Gucci短靴,说:“看来我儿子帮你买了不少东西嘛。”

还有很多在原著里很打动人的片段,电影里却刚好在那个片段的前一分钟戛然而止。比如顾源和顾里那个著名的“都不用风吹,走两步就散了。”那个桥段,书里还有这样一段描写:

    顾里破口大骂:“我身上没有一件是你儿子买给我的!”

“顾源转过身,走了两步。然后他蹲下来,迅速脱下了自己的鞋子,转身用力砸在顾里脚下。“还给你!”他的声音被寒风吹得沙哑,通红的眼眶把他的表情变得骇人。

    不过黑色的凯迪拉克已经扬长而去了。她的声音被远远地抛在车后,喷上了肮脏的尾气。

  又走了两步,他弯下腰来脱下袜子,“这也是你曾经给我买的。”

    顾里转过头来,冲顾源吼:“你脚上那双D&G的靴子,是我给你买的!”

  “都还给你。”
顾里站在门口,看着光脚的顾源沿着笔直的道路走回他的宿舍。他的脚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迅速被风吹得通红。

    顾里并没有发现,顾源眼睛里,是一层又一层,乌云一般黑压压的伤心。他的眼睛湿漉漉的,长长的睫毛上凝起了一层雾。

  她的眼眶里堆满了泪水,但是她不想哭。她控制着不要眨动眼睛,以免泪水掉落下来。顾里是不应该哭的,顾里是冷静而理智的。

    他长长的呼吸在周围清早的空气里,听起来缓慢而悠长。

  她看着顾源慢慢走远。

    他慢慢地走前两步,把顾里紧紧地抱在怀里。

  她捡起顾源的鞋子,又上前几步把袜子也收拾起来,然后转过身,镇定而冷静地离开。她把鞋子用力地抱在胸口。鞋子上的灰尘在她的黑色外套上留下了明显的痕迹。胸腔里翻腾的哽咽和刺痛,都被用力地压进身体的内部。像是月球上剧烈的陨石撞击,或者赤红色蘑菇云的爆炸,被真空阻隔之后,万籁俱寂,空洞无声。

    “我并不是因为你从小就有宝马车接送而喜欢你,也不是因为你的LV包包而喜欢你,更不是因为你送了我D&G的靴子而喜欢你。就算你没有一分钱,我也喜欢你。”

  而在她转过身后的十几秒,顾源从远处慢慢地回过头来,他看见的是顾里冷静离开的背影。他想,这就是我的爱。她冷静地朝远处走去,渐渐地离开了自己的世界。他张开嘴大哭。冷风像是水银一样倒灌进温热的胸腔里,一瞬间攫紧心脏。

    但是生活永远不是连续剧。它不会在应该浪漫的时候,就响起煽情的音乐;它不会在男主角深情告白的时候,就让女主角浓烈地回应;它不会在这样需要温柔和甜蜜的时刻,就打翻一杯浓浓的蜂蜜。

  这才是悲剧的最强音节——

    它永远有它猜不透的剧情。

  弥漫在整个空旷天地间的,低沉提琴的巨大悲鸣。”

    和那个创造它的,残酷的编剧。

这才是悲剧的最强音!

    顾里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好啦好啦,我知道每个人被触动的点都不一样,也许打动我的地方导游并没觉得有拍出来的必要。这没关系。我也知道每一个读者对小说里的人物都有自己的想象,拍出来的电影不可能满足所有读者的期待。这也没关系。可是,说真的郭导,你让观众花了45块去看了一部完全不知道到底在讲一个什么故事的电影,真的合适吗?

    她永远不能容忍的,就是对她尊严的践踏,无论这些尊严是否建立在荒唐可笑的物质和家世的基础上。

    她在非常短暂的瞬间里面,竖起了自己全身的刺。

    她冷冷地推开顾源,说:“别幼稚了,不要把自己当做刚刚开始初恋的高中生一样。你和我都知道,我们都是冷静理智的人,我们会选择彼此,也是因为大家都知道不应该浪费精力和心血在不值得的人身上。没有物质的爱情只是虚弱的幌子,被风一吹,甚至不用风吹,缓慢走动几步,就是一盘散沙。如果我今天是一个领着补助金的学生,你顾源会爱我?”

    “我当然。”顾源的眼睛被风吹得通红。

    顾里冷笑一声。

    顾源低下头,牢牢地看着顾里的眼睛:“那如果我是个穷小子,没有钱,你会爱我吗?”

    顾里不回答。沉默地看着他。

    他的眼睛在顾里的沉默里越来越红。

澳门皇冠金沙官网娱乐 ,    过了一会儿,他像是终于松口气一般,无奈地轻轻笑了,他抬起手揉了揉眼,说:“我知道了。”

    “你不知道,”顾里朝后退开一步,“你之所以能这样无所谓地说着类似‘钱不重要’、‘如果我没有钱你会不会爱我’之类冠冕堂皇的话,那是因为你并没有体会过没有钱的日子!你从小都活在不缺钱的世界里,你和我一样,我们都拿着十万透支限额的信用卡无所顾忌地刷下一两万,只为了一个好看的包或者一件好看的衣服。你只是在这里用高贵的姿态扮演着落魄贵族!别假惺惺地营造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戏码了,你莎士比亚看太多了吧!”

    顾源看着面前的顾里,突然觉得陌生起来。

    一种从身体深处袭来的疲倦,就像是冬日巨大的寒流一样,瞬间包裹住了他。他也不想再去反驳她的话,因为自己在刚刚过去的两个月里,就是过着没有钱的生活。吃的是泡面,没有买一件新衣服,有时候连泡面也不买,饿得肚子痛,在吃到顾里买给自己的馄饨时感动得哭,偶尔还会在和顾里吃饭的时候为她埋单。

    但是在顾里心中,他永远都是那个拿着信用卡无所事事的少爷,是在用高贵的姿态扮演自我怜惜的戏码。

    他说:“我走了。”

    顾里咬着牙,不说话,眼眶发出剧烈的刺痛感。她控制得很好,正如她从小以来的样子。

    顾源转过身,走了两步。然后他蹲下来,迅速脱下了自己的鞋子,转身用力砸在顾里脚下。“还给你!”他的声音被寒风吹得沙哑,通红的眼眶把他的表情变得骇人。

    又走了两步,他弯下腰来脱下袜子,“这也是你曾经给我买的。”

    “都还给你。”

    如果我们的生活是一部电影,或者说是一部高潮迭起的连续剧,那么,在这样的时刻,一定会有非常伤感的背景音乐缓慢地从画面外浮现出来。

    那些伤感的钢琴曲,或者悲怆的大提琴琴音,把我们的悲伤和难过,渲染放大直到撑满一整个天地。

    在这样持续不断的,敲打在人胸腔上的音乐中——

    南湘坐在空旷的楼顶天台上,拿着安静的手机发呆。偶尔抬起手,用手机拍下灰蒙蒙的清晨的天空。风把她的头发吹乱贴到脸上。

    唐宛如坐在球场边上,她从开始训练到现在,都一直在悄悄地打量卫海。看他跳起来杀球,看他低着头认真地听父亲训话。看他撩起衣服下摆来擦汗,露出腹部的肌肉。她像是第一次恋爱的少女一样,浑身发烫,甚至自己早上起来悄悄地在浴室里化了妆。她看着放在旁边的卫海的包,敞开的包里有卫海的手机,犹豫了很久,终于紧张地拿起来,拨了自己的号码。

    宫洺揉揉发痛的眼睛,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他给Kitty发了消息,让她一早买来两杯咖啡。然后他站起身来,从高高的写字楼落地窗眺望出去,看见一整个缓慢苏醒过来的上海。

    而我在清静的图书馆里,把欧洲文艺复兴时代的爱情诗歌抄在纸上,准备寄给简溪。清晨的阳光从高大的窗户照耀进来,图书馆只有零星的一两个学生在看书,巨大的白色窗帘缓慢地摇动着,我有种幸福和悲伤交错伴随的感动。

    而在悲剧的最强音节——

    顾里站在门口,看着光脚的顾源沿着笔直的道路走回他的宿舍。他的脚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迅速被风吹得通红。

    她的眼眶里堆满了泪水,但是她不想哭。她控制着不要眨动眼睛,以免泪水掉落下来。顾里是不应该哭的,顾里是冷静而理智的。

    她看着顾源慢慢走远。

    她捡起顾源的鞋子,又上前几步把袜子也收拾起来,然后转过身,镇定而冷静地离开。她把鞋子用力地抱在胸口。鞋子上的灰尘在她的黑色外套上留下了明显的痕迹。胸腔里翻腾的哽咽和刺痛,都被用力地压进身体的内部。像是月球上剧烈的陨石撞击,或者赤红色蘑菇云的爆炸,被真空阻隔之后,万籁俱寂,空洞无声。

    而在她转过身后的十几秒,顾源从远处慢慢地回过头来,他看见的是顾里冷静离开的背影。他想,这就是我的爱。她冷静地朝远处走去,渐渐地离开了自己的世界。他张开嘴大哭。冷风像是水银一样倒灌进温热的胸腔里,一瞬间攫紧心脏。

    这才是悲剧的最强音节——

    弥漫在整个空旷天地间的,低沉提琴的巨大悲鸣。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官网娱乐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0虚铜时代,0折纸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