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别让我走,极弱的科幻背景设定

       一开始以为这句话是从凯西的角度说出,后来感觉似乎是露西,再后来发现其实这是大家的心声,露西后来的忏悔令我想起另一部电影也是凯拉演的《赎罪》,只不过本片的阴暗面更广,这样一片清新安静的风景背后潜在的是一张令人窒息的欲望的网,片中表现的越平静,背后的现实的存在感愈加逼人,竟然会有这样的存在,怎么能容忍这样的存在,“不是要检视你们的灵魂,而是要看看你们有没有灵魂”,好吧,本片证明他们有的是灵魂,除此之外似乎什么都是虚幻的,凯西在对露西与汤米之间种种忍耐至极后申请做了照护者,看起来似乎是个她很适合的角色,事实上作为观众也一直隐隐期待凯西能有所不同,而汤米自称是个优秀的捐赠者片中三位主在快餐店点餐的样子解答了我的一个疑惑~为什么之前上课要像过家家一样表演去咖啡厅点餐的样子——联想到《crack》中的女老师在学生面表现的无所不能但一转身去杂货店买东西都战战兢兢,回想起自身,有时宅在家太久,出去见到人都想回避——他们就像,不,就是被作为实验品存在,只是具备了人的属性
那道栅栏贯穿全剧,与缓缓的小提琴声一起使本片无耐的氛围中又增添了淡淡的疏远感,从认真的恐怖传言到三角关系再到希望幻灭,越忍耐越胆小,越胆小越忍耐,生命总会终结,没有人会觉得自己活的够,从这个角度看其实我们都一样,没有人真正明白自己的遭遇,但是我相信的是命运是自己创造的,而不是靠幻想与等待别人

两个版本:无极电影,720*404分辨率,339M,rmvb格式;BluRay.X264.AAC.SDHF-NORMTEAM.LB.848*368分辨率,mkv格式,443M。

石黑一雄的《别让我走》。墨绿偏黑的灰暗色调的封面,竖板,繁体,台湾商周出版。

图片 1

先说演员:
凯瑞穆里根,第一次记住她的名字是在《成长教育》(片中上半身全裸),后确认05版《傲慢与偏见》中她饰演一位小女儿,很巧,这部电影中,她和凯拉奈特利再度一起出演。最新看其出镜是在《亡命驾驶》。
凯拉奈特利,似乎是头一次见她镜头露点。看其最早出镜是在《加勒比海盗》。印象最深的还是05版《傲慢与偏见》中饰演二女儿伊丽莎白,这是我最喜欢她演的一个角色。

看完时正值深夜,心里有被抑制的巨大悲恸,为凯西,为汤米,还有露丝,以及他们的那些伙伴,那一群自出生就带着特殊使命的复制人。

故事开始于一九九零年代末英国乡间的海尔森,一所把画画作为重点技能培养的学校。凯西,露丝和汤米在阳光的沐浴下过着他们青涩的少年时光。很唯美的画面,典雅的英伦风格,所有的一切都井然有序:早晨起床后的一杯牛奶,课堂上唱的校歌,不许吸烟和严禁打架的校规。一切都在向着一个怀旧青春文艺片的节奏发展。汤米画的像老鼠的大象,凯西和露丝的友情,凯西和汤米之间渐生的情愫,露西老师对汤米的鼓励。都给整部影片压抑的灰色色调带去了很多温馨的时刻。

再说故事:

其实从一开始就知道将会有让人心碎的结局。可是,知道会让人心碎,与在读的过程中陪着主人公一点一滴地感受心碎,完全不是一回事。

当越来越多的破绽随着迷离忧伤的配乐出现,整个故事开始变成一个扣人心弦的谜题,让你一边害怕一边忍不住去解开它:孩子们永远灰色调的校服,绑在手腕上的身份识别链,海滩边搁浅的破船,那扇严禁走出的校门,凯西脸上受伤时校医们机械般地问答,露西老师忧郁的眼神。直到送玩具的卡车来到了学校,孩子们兴奋的表情和摆满课桌的残破不堪的玩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只有凯西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教室外的椅子上,不争也不抢。她的眼神很聪慧,身上始终有一种安静又从容的气质,仿佛能隔着屏幕抚慰你的忧伤。汤米来到她的身边,手中紧握着一盘磁带送给她,凯西回给他温柔的一吻。

乱扯的科幻背景:影片开头就打出字幕:1952年,医学出现重大突破。1967年,人均寿命超过百岁。看到后面"露西老师对孩子们讲明其被创造目的“后,不由让人心生愤怒:尼玛所谓医学突破不过是器官移植嘛?

何况,这心碎来得那么遮遮掩掩隐隐约约。以致在一段时间里我竟然有些忘了那个必然会到来的结局。

凯西回到宿色,磁带里放出的正好是《kiss me》这首歌。电影的配乐出自大师瑞秋波特曼,音乐的魅力让整个电影的宿命感体现的淋漓尽致。凯西仰着头满脸陶醉地哼唱,阳光洒在她的脸上,这是整个影片最温暖的时刻,露丝在宿舍门口的窥视预示着整个故事的急转直下。她们从露西老师的口中得到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他们是没有未来的孩子,是克隆人。海尔森的终极目标是将他们培养成器官捐献者,他们必须无私地奉献自己的一切,直到年轻的生命之花凋零。这个答案猝不及防,往所有人的心口上开了一枪。

再有,孩子们怎么来到世上很成问题。参考英文字幕:露西老师在课堂上对孩子们讲明真相时用了“created”一词,而不是"borned";露丝对凯西讲明要看别人口中看见了和她相像的人时,凯西用了“original”一词,字幕翻译为“本尊”。事实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试管婴儿又或克隆人技术压根就没有,远不如《逃出克隆岛》中的科幻背景真实可信。所以,原作者,你好歹弄点别的花样出来,再把时间设置在2050年也好啊。

起初,他们还是孩子,还在海尔森,一切似乎还远着,似乎可以不去想。而他们在海尔森所过的貌似也是和其他孩子相差不太大的一种生活。除了没有父母,除了不跟外界接触,其他似乎没有太大的区别。他们也上课,也读文学书籍,也被鼓励进行各种艺术创作,也踢足球,也有小女孩之间的小把戏小诡计,也有宿舍里临睡前的卧谈,也有男孩子之间的打架,甚至也有男女间的交往,还被那些工人们亲切地称为“小甜心”,如此等等。

在18岁之际,他们得以走出海尔森,去了另外的寄宿学校等待捐赠。黯然的命运如影随形,没有希望的人生该怎么活着?我们也想和长大后的他们一起去寻找答案。长大后的三个演员和小时候气质很像,扮演露丝的是文艺女神凯拉·奈特莉。凯瑞·穆丽根为人熟知的角色是《成长教育》里的精灵少女,她本人的气质和凯西这个角色融合的很好。安德鲁·加菲尔德身上始终有种纯真又迷茫的少年感。长大后成为情侣的是汤米和露丝,尽管露丝知道汤米爱的是凯西。在等待死亡的人生里。爱情似乎成了活下去的最大支撑,死和孤独地等死,哪个更让人绝望?

影片的三个时间点:1978年,海尔森 ;1985(18岁)乡居; 1994,终结。

自然,也有许多令人生疑的各类蛛丝马迹。他们也模模糊糊地知道自己和外界的人不太一样,也隐隐约约好像知道自己将来的特殊命运。但眼前似乎不乏美好的生活足以让他们可以不去想以后的事。而我在读着他们这样的生活的时候,似乎也把有关他们将来命运的事给忘了。于是,当读到汤米因为在艺术创造方面有欠缺而受到其他监护人和同学所施予的种种压力,有一位名叫露西的监护人却告诉汤米不必为此而操心、没有创造力没什么大不了的时候,我在某一个瞬间甚至以为这是一部关于成长的心灵鸡汤。

他们想找到自己的受捐者,想知道自己的生命和那些人究竟有什么不同。人生都那么短暂,是不是很多人都觉得活不够。其中有一个细节,当他们外出去看露丝的受捐者时,在咖啡馆他们发现自己不会点餐。他们之前在学校里经过无数次的训练。可当他们面对真实的场景时还是会手足无措。这个细节让人感到无比的绝望和冷漠。凯西后来申请成了看护者,她比别人更早地接受了命运,或许正因为如此她才能胜任看护者的职责,那需要一颗坚强而冷漠的心,年复一年地面对捐献者的死亡,面对自己迟早也要面对的结局。

尼玛怎么乱点鸳鸯谱?明明是小凯西喜欢小汤米在先,转眼就被编导给弄成小汤米和小露丝牵手地干活。而凯西对此的独白解释时:据说女生都会欺负喜欢的男生。

可是,哪有什么鸡汤。露西只是作为一个知道残酷真相的人,不知该如何怜惜眼前这些被蒙在鼓里的孩子。汤米在和露西进行那场交流时,分明看到了露西的手在发抖,他看出了她很生气,却不知她在生谁的气。

随着凯西的离开,露丝和汤米也分手了,或许因为早知结局,汤米和凯茜没有尝试着再去寻找彼此,他们都知道太美好的东西最好不去拥有,拦在他们中间的并不是露丝而是那没有未来的未来,于是他们只是安静地把彼此放到心最深处,连思念也一并埋葬。

“我从未想过我们的人生一直紧紧缠绕相依,会一下子离散开来,要是早知道,也许我会将他们抓得更紧,不让无形的力量拆散我们。”

而那个早就已经被安排好的命运终究还是不可抵挡地到来了。从凯西、汤米还有露丝他们离开海尔森开始,这样的命运就越来越近地摆在了他们面前。

再一次相遇,露丝和汤米都经历过了几次捐赠。在凯西和汤米终于能够正视彼此的心意之后,他们所渴求的一切就是能多活几年,不是一辈子,不是长生不死,都不是,只要那么几年。他们带着自己画的最好的画找到了当年帮海尔森开过画展的女士。因为有人曾说过,只要能证明两个克隆人真心相爱,就能延缓捐献的时间。

在去看海边废弃船只时,露丝向二人道歉说她是出于嫉妒,怕落单,才阻止凯西和汤米相好。在凯西告知要去申请缓捐的消息后,露丝死在了手术台上。可是,影片似乎没给出“获取二人原谅”的情节,不该。

可是他们依然有许多的幻想。尽管很多事情已经明明白白地摆在了眼前。比如露丝幻想当一个在宽敞明亮办公室里上班的白领,于是试图找到这样的一个“她”,并确认就是自己的本尊(即复制人的母体),似乎这样她也就有可能将来也成为一个白领。当后来发现那人其实并不是之前所猜测是其本尊的时候,她显然受到了沉重打击。

他们觉得画画是他们唯一学过能证明自己灵魂美好的事。灵魂美好的人才能拥有爱情,而不仅仅是个任人予取予求的生命体。他们又从新燃起了希望。可那残忍的答案击碎了他们所有卑微的渴求和残存的希望:开画廊不是为了证明他们的灵魂是否美好,只是为了看看他们是不是有灵魂。而不管有没有灵魂,他们存在的所有意义就是等着被捐献,没有人能打破这个规则。

凯西给躺在床上的汤米念的故事出自哪本书?

比如克莉丝和罗德尼,他们不是来自海尔森来,却听说海尔森有一个规定,一对情侣如果可以证明两人是真心相爱,就可以推迟三至四年再开始捐赠。于是他们使劲向露丝打听如何才能申请这样的机会。就是为了这三四年的时光啊,就是三四年也好啊。可是他们终究没有得到。不久以后克莉丝就开始当捐赠人了,而且才做了第二次捐赠就结束了生命。

在汤米绝望的嘶吼之后,在凯西对着一片原野静静流泪之后,一切还是继续进行着。最后,在汤米的第三次手术中,凯西在观察窗外静静的看着她这一生唯一的恋人,汤米在麻药后闭上了眼睛。他的人生就这样走到了终结。

结尾处:海尔森的前校长说“海尔森是最后一个考量器官捐赠伦理的地方,让孩子们展现创造能力,来证明捐赠者孩童也是人。“还说:”成立艺廊目的是检验孩子们有无灵魂?”那么,他们的结论显然是孩子们没有灵魂。

后来,露丝在做了第二次捐赠后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我告诉自己,如果这一切是真的,而我等的够久,远方的地平线就会出现一个身影,慢慢靠近、清晰,直至我认出那是汤米,他会挥手,或许还会喊我……”凯茜站在黄昏的风里眺望着远方,这是她最后一个想往, 也可能是平生唯一一个想往。

一贯的,喜欢片中风景。还是喜欢小时候的他们。片尾汤米躺在手术台上时,凯西回忆起当初看电影时,小露西含着笑意去看哈哈笑的汤米,而汤米也回过头来相视而笑的镜头,只是遗憾。音乐很美。

再后来,是因为有露丝临死前的鼓励,一直彼此有好感的凯西和汤米终于成了情侣,并努力地想要争取传说中的可以延迟捐赠的事。那时凯西还依然在做看护,而汤米已经完成了三次捐赠,留给他们的时间并不多了。

世上所有的生命是否真的有所不同,每个人都有终结之日。也许我们都只关注自己的遭遇,不了解自己的索取对别人意味着什么。电影之外的我们似乎也应该好好想想这个问题。

他们努力地想要争取延迟再捐赠。他们并没有更多的奢望,没有想从此就不捐赠了,他们依然记得作为复制人生来就担负的使命,他们只是想要那宝贵的三四年可以正常生活的时间。他们是那么那么地渴望和努力,想要过上一段并不算长的属于正常人的平凡而美好的生活,即使这以后依然还要捐赠也了无遗憾。可是,最终,所有的真相都摆在面前后,他们才终于知道,从来从来就没有这样的事,所谓延迟捐赠的事。

事实上,也从来就没有人想过要给他们这样的机会。即使是海尔森的那些对他们不错的监护人,即使是努力让海尔森的学生在一个良好环境中成长的海尔森的创办人艾蜜莉小姐。她或许的确是想让这些复制人有一个好的成长环境,在走向既定的命运过程中尽可能生活得好些。她或许也的确是有着一颗算得上仁爱的心。但是她的仁爱,也仅止于此了。

尽管这些学生分明都和正常人一样有内心有灵魂,有着人与人之间的情谊和对生活的热爱,可是她艾蜜莉没有一点点觉得这样的命运对他们有何不公。她分明也觉得,作为复制人,他们就应该是这样的命运。她就只是想着让他们在走向这样命运的过程中尽量过得好点,并且觉得自己这样的努力已经是对他们够好了,他们应该感恩才是。这就是她所有的仁慈了。

当然,比起宁愿选择把复制人当动物一样养大的那些人,艾蜜莉也的确是算仁慈了。可是,我依然不得不说,她的仁慈也仅止于此了。当凯西和汤米那么满怀期待地找到她,并且那么强烈地表示他们希望能拥有三四年正常生活的时候时,她竟然一丁点恻隐之心都没有动过。

凯西他们就是只想要三四年啊,他们并没有想要一生那么长。可即使这样的要求,艾蜜莉心里一丁点松动都没有。说起来,她和那些完全就只是想让这复制人完成捐赠任务,就像养其他动物一样把他们养成的那些人又什么本质的区别呢?

当凯西和汤米去找夫人(协助艾蜜莉创造海尔森的人,一度被凯西他们视作海尔森的负责人),在门口被夫人认出来了。关于那个场景是这样描写的:“她看了一眼之后,立刻判断出我们是什么东西(凯西的口吻)。”

是的,在夫人和艾蜜莉的眼里,这些复制人真的就只是“东西”,而已。

既然是“东西”,自然不必为他们的命运操心,不必要大动恻隐之心而想要改变什么。就好像我们养一头猪,养肥了要杀了吃肉,无论猪如何地不愿死如何地哀嚎,也还是要杀了它的。而在养的过程中对它好一点、让它过得舒适点就已经是最大的善待和恩慈了。

这些复制人,当他们被复制成功,当他们被养大成人,面临的必然命运就是器官捐赠。捐完一次,身体刚一恢复马上捐第二次。如果侥幸还活着,养好身体马上捐第三次。若依然还活着就再捐第四次(汤米就是捐了第四次后结束生命的)。就这样,马不停蹄,一直捐到死了为止。

其实很快就会死的。即使身体足够棒,就像汤米能扛过三次,也终没有扛过第四次。似乎他们自己也从来没有听说有扛过第四次的人。即使有人能扛过,也一定不会扛多久的。毕竟是血肉之躯啊,而不是韭菜地,割了还会长出来。

其实,他们就是任人宰割的动物罢了。

读到这里,读到最后依然还活在世上的凯西(其实也不知道她能活多久)如此深切地思念着汤米、露丝他们,如此深切地怀念着海尔森的生活,我心里想的却是,或者还不如他们没有灵魂,不如他们真的就是动物那样。如果是那样,这样的命运或许就不会那么地让人悲凉吧?

可是,千真万确,这群被视作动物一般随意宰割的复制人,他们有爱,也有灵魂,他们如此强烈地渴望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哪怕三四年的时光也好。

只是,只是,那些用某种高科技把他们创造出来的所谓的真正的人,对于他们的爱与灵魂,对于他们心里的渴望,却视而不见。

在那些所谓的真正的人眼里,这些复制人根本不是人,只是东西。就只是东西。就是这么残忍。

好在,只是小说。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官网娱乐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别让我走,极弱的科幻背景设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