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间谍之桥,大国之间的精彩交锋

电影:间谍之桥(standing man), 汤姆汉克斯主演,斯皮尔伯格导演
看完本片几个感想:
冷战时期美国大众对核弹的恐惧, 学校里老师像教消防演习一样的教小学生应对核弹爆炸。
抓了的苏联间谍视为国家敌人, 罪该万死。包括法官,fbi都有明确的态度,更别提大众要求死刑的一致呼声。 在核弹的恐惧下,不用尊重个体人的生命,也不采用公正的办案, 判案手续。而汉克斯饰演的律师坚持应该公正的对待间谍, 看到了死刑以外的可能和利弊。 所谓庸众的迫害, 和第二层思维。

美苏冷战时期,美国保险公司律师汉克斯为苏联间谍鲁道夫辩护,用宪法和间谍交换的可能性明里暗里死磕法官,冒着公众场合被人BS,家人性命遭到子弹威胁的风险最后保住鲁道夫免于死刑。
与此同时美国派出的侦查间谍被苏军击落在苏联境内。苏方提出在刚占领的东德地区进行非正式人质交换。由于担心美方情报泄露,汉克斯成了美利坚政府派出前往东德捞人。但没有身份没有官方立场,只有FBI暗中后援。

抛开那些政治正确、主旋律和鸡汤什么的乱七八糟的标签,斯皮尔伯格又一次贡献出教科书般的作品,剧情上没有太多的悬念和反转,正经八儿讲一个不难猜出结局的故事,恰到好处的镜头和配乐,加上一众演技派的加持,各种元素完美配合打造出斯皮尔伯格式的精品电影。

国家之间的宏观角度我就不提了,我想很多资深影迷都会从广义的,国家的大角度去分析,我就个人从两国之间的交锋这个点去分析下这波澜不惊的影片中智慧的交锋。
律师的最终目的是1换2,但一开始仅仅是从人道上考虑,但最后他认为1换2是大概率事件,甚至一定能成功,所以坚定的告知对方没有1换2就什么也没有,甚至没有和美国政府沟通过。我们分析下为什么汉克斯这么敢赌。
首先美苏两国最终目的都是能换回自己最重要的人,但一个美国学生意外的卷了进来,实际从个人价值来看(虽然人是不能用价值来衡量的),美国学生的价值可以说为0或者多一点点吧,对两个大国交换人质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但如果美国决定必须1换2,否则免谈。这不合逻辑,更不合理性。而在两个经历过二战的主要国家深刻的明白战争带来的灾难和影响,更了解民众对战争的厌恶。所以在1换2与否的条件下,双方都想在气势上和面子上更有优势,但美苏两国也清楚面子不是里子,里子是双方最后需要的,所以1换1对美国来说一定是没问题的,但如果因为一个价值低廉的学生而坏了1换1的结果,那对两国的利益都是复杂的打击,为什么说复杂?因为自己的间谍在对方的领土被抓,相当于一个定时炸弹,下棋却不能控制自己的棋子,那胜负的变数是复杂的,而国家之间的交锋有太多变数存在,那是双方都不能接受的,所以,从一开始就定下了,1换1一定要成功,这是双方政府都要的结果。拿捏准了这点,剩下的就需要勇气了,而汉克斯饰演的律师有这个勇气。而这个勇气也是在他看清楚这些利弊的基础上拥有的谈判底气。毕竟他为苏联间谍辩护已经背负了不似叛国胜似叛国的压力,他不愿意真成了一个叛徒,一个意气用事的小孩子。
苏联也明白这个道理,尽管东德大呼小叫甚至关了律师,最终还是要听苏联的。但苏联的智慧也不容小觑,他们巧妙的利用了时间差,两个战俘在不同的地点不同的时间来交换。先让王牌出场,看看美国的态度,是不是急不可耐的不等美国学生出现就交换,还是一定要等到2个人都到场。那最后不管是不是1换2成功了还是1换1,苏联的目的都达到了。
如果美国学生没有到场就换了人质,那苏联也就清楚了美国人是在壮胆,并没有十足的底气敢1换2,虽然这个时间差从电影上来看也就十分八分钟的。但如果美国人敢等,虽然时间短,但是对双方来说都是漫长的等待,苏联间谍帮了汉克斯一把,也是因为个人之见的敬佩和互相欣赏,于是,美国让苏联见到了我是真的要1换2,而不是装逼忽悠你,是有底气有坚决决心的。
但不得不承认苏联在交换人质中这次时间差安排的巧妙,其实两个大国看似美国人赢了,但谁也没有输。
我们从头再看整个事件,如果汉克斯没有竭力帮助苏联间谍,苏联间谍也不会因个人欣赏而帮助他等待美国学生的到来,到时候虽然只差了几分钟,但美国就被苏联看透了,原来你也是心虚的,那双方后期的对抗上苏联会更有底气。汉克斯在帮助苏联间谍辩护遭受举国的鄙视,但也帮助美国在大国交锋上获得了底气,这是他没想到的,但可以看出个人的情感和原则对一个国家的影响多大,看似大国的交锋,实际在汉克斯和苏联间谍微妙的友谊中有了一种缓和,原来原本敌人之间的帮助最后反而帮助了自己。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在两个绝顶聪明的大国交锋中,有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

2个困惑的地方是:
1.到底美国当局的态度是死刑还是其他。 如果美当局坚持要死刑则不该指派这么能干的律师, 只要随意指定一个律师就行了。 而指定了汉克斯就应该考虑到有死刑外的可能。

这时候正处于柏林墙修筑后期,一名到德国学习经济的耶鲁学生由于胸口的相机在柏林墙边被东德当成间谍抓捕。

如果电影不是根据历史事件改编,观众大概不会买斯皮尔伯格的账,毕竟一个美国律师在冷战时期为一个苏联间谍辩护,因为他信奉什么“公正审判”和“自由精神”,怎么看都是圣母心大爆发,或者电影强行卖鸡汤。要知道那时候是冷战,连小孩子都担心苏联人在自己头上丢核弹头,多诺曼一个被安排走走程序的律师,非要顶着所有人的压力去干费力不讨好的工作。从为苏联间谍辩护到不顾当局反对拯救美国大学生,在精神正常的前提下,如果没有超凡的信念在支撑着他,他不可能坚持为看不到摸不着的只存在于宣传标语和鸡汤中“人性”,几乎是单枪匹马和全世界过不去。

2.到底美国大学生是东德当局自己抓了想跟美国做交换, 还是苏联授意东德做的。 这个没有看太明白。 如果是东德自己行动的, 那想拿大学生换苏联间谍明显是不对等的, 不可能的交易,东德就太幼稚了。 如果是苏联授意做的, 那苏联期望也是幼稚的, 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对与苏联和东德都没有利用价值, 而大学生也不可能换回间谍, 这一举动完全是多此一举。飞行员对于美国的价值是与间谍对等的, 而大学生的价值也只有在律师眼里是个独立的个体生命, 需要救赎。 只要有敏锐的判断, 和坚持的勇气, 律师的赢面是很大的,律师看透了苏联真正想要的, 而大学生的交换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小筹码,他的坚持换来了苏联的让步, 对于苏联来说对于交易没有太大的损失, 完全可接受, 大学生只是用来增加一种可能, 成功则好, 不成也无所谓。 但如果因为大学生导致交换失败,带来的后果是苏联间谍对苏联的叛变, 则后果适的其反, 弄巧成拙了。

骗了全家说自己去苏格兰钓鲑鱼的汉克斯独自前往东德,遭遇了破烂旅馆,被街头流氓(也许是安排好的)抢走大衣,同时驻柏林苏联大使馆和德方之间不同立场的局面,当他知道学生被抓捕的时候,可怕的念头动摇了:两个美国人我都要捞走

如果为苏联人辩护有出于多诺曼认为的“为以后人质交换做保险”的考虑,那么在东德坚持用两个美国人交换苏联间谍就是纯粹出于人文精神的行为。多诺曼远赴东德的任务是用那个他辩护过的苏联间谍换回不久前被俘的美国飞行员,可他坚持要捎上在东德监狱的美国大学生,那个学生已经被当局默认抛弃了。正如电影开头他喜欢把“五件保险事故”归为“一件事”一样,他不管阴谋家们那套实用主义,在他眼里两个还在德国人牢里的美国人都是“一件事”,他坚持要把大学生弄回国,就跟他坚持为苏联人辩护一样,因为他有他的原则,在他看来,那两个美国人和苏联间谍都是需要回家的人,仅此而已。

律师的成功就是对于筹码和苏联东德的态度有个正确的判断, 并且对于交换的结果所带来的后果也有一定的预判,再加上律师本身带来的雄辨气质, 成功不是偶然。
收起

先不说结果如何,全片没有波澜壮阔的恢弘气势,但人和人,人和组织之间的角力场面让人赞叹。
首先是第一轮谈判,汉克斯去到苏联驻德使馆,见不到被抓美兵的律师,而是见到苏联驻欧洲国家安全局局长。谈判过程曲折而精彩。面对苏方提出鲁道夫可能已经出卖苏联,所以美方才急着换人,而苏方还没从美军口里问出什么,这不公平。汉克斯先开玩笑自己感冒急着回去为理由展开对话,假如鲁道夫已经出卖苏联,苏方要换他回去做什么?另外鲁道夫如果死在美国监狱,接下来的苏联特工可能会因此出卖苏联,但如过鲁道夫想求生很容易,他只要出卖苏联就可以自由,不用混到现在被拿来作交换。汉克斯接着提出同时要带走被捕的美国学生,用谈判双方不代表政府而希望推进事情的共同利益点,奠下了苏方同意交换人质的基础,但美国学生要找东德方。

值得庆幸的是,多诺曼有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人质交换成功,苏联间谍成功回家和家人团聚,两个美国人也回到祖国,他的坚持带来了回报。电影结尾,多诺曼衣服都不脱就倒在了床上呼呼大睡,也许只有他知道,为了让三个人回家,有多么累人。

于是一身正气一心捞人的汉克斯又折腾到东德方那去,发现德方代表人要的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主权(东德)得到美国的承认,而不是被当做苏联的傀儡,但却汉克斯告知他本人不代表美国政府,结合接下来苏方答应交换人质一事以后,德方代表人更觉得被美方一人换两人愚弄了。和德方的谈判就这样僵持不下。汉克斯更被送去东德拘留所睡了一晚。

多诺曼对“自由精神”的坚持,像盗圣火的普罗米修斯一样,伟大但又可笑。世上总有些奇怪的人,为了心中某些信念,可以从神手里盗取圣火;也能高举十字架站在暴民和警察中间;或者追逐太阳直到累死;二十年如一日穿着蝙蝠紧身衣打击罪犯却不下杀手…他们甘愿干些没人理解的傻事,所谓的利害他们视而不见,我们偶尔把这些人称之为英雄,更多是管他们叫傻子。

汉克斯坐城铁回西德的路上看到翻越柏林墙到西德的年轻人被东德士兵开枪扫射。车上人物表情,动作反应,配乐,极度渲染了人类史上这一残酷的瞬间。这和他回国后在地铁上看到布鲁克林没有围墙的街道,以及孩子们翻越铁栅栏到邻居院子的场景相互呼应,大概是说明,追求自由是全人类的天性。

傻子不一定是英雄,英雄大多是傻子,多诺曼是傻子,因为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他也是英雄,因为他坚持做正确的事。正因为有些东西很可笑,也很难做到,所以人们不把这类事情归为“正确”,几乎没有人敢去碰,只有零碎那么几个人去尝试了,他们孤零零的身影被人们嘲笑,嘲笑他们堂吉诃德式的冲锋,可这些人不去做,正确的事也就永远也没人去做了。

东德检察长打电话要求谈判美方学生交换的问题,在美方特工认为一对一交换美军人质已经完成任务的情况下,汉克斯极力要求再入东德谈判捞回学生。

我们需要傻子,却也嘲笑傻子,这本来就很傻。

德方坚持拒绝一换二,以双方间谍应该已经彻底招了,美方应该着眼交换平民学生企图说服汉克斯,说完就找理由开溜(这点从一旁的年轻记录员表情看得出)。汉克斯发现被放飞机以后连记录员都不放过,奉承记录员几句以后让他给检察长带个话,这话十分不简单,简直掷地有声。1、若东德不答应放学生,他就停止人质交换计划,苏方得不到鲁道夫,而德方必须向苏方有个交代;2、鲁道夫一直恪守苏军本职没有透露信息,他已经在过来路上,如果他回不去苏联,相比口风也不会那么严格了,这结果德方要负责;3、下班前答复我,反正我两个都要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Hey ma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晚上在住所等待德方电话的场景,把无声的张力表现得淋漓尽致。

然而两名美国人质的交换地点被错开,这为后面埋下伏笔。在格林尼克桥上,得知另一个交换地点美国学生还没到达的时候,美方FBI认为赶紧交换以免生变卦,汉克斯坚持等,这时候鲁道夫说:I can waite。看到这里不禁热泪盈眶。作为一个间谍,被抓,等了这么长时间差点没命,眼看着国家还相信自己,愿意接收,自由就在眼前,只需要往前走两步,但为了汉克斯的坚持,他选择冒着变卦的风险继续等。支撑他的信念,就是汉克斯当初从美国法官手里捞回他的信念:默契,坚持和信任。

最终一换二计划成功,汉克斯看着鲁道夫走上车。

桥上的灯灭了,河水映着月光静静流淌。
汉克斯站在格林尼克桥上,是他把鲁道夫带回苏联,把美军和学生带回美国。
格林尼克不是间谍之桥,汉克斯才是间谍之桥。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官网娱乐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间谍之桥,大国之间的精彩交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