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悬念不悬,把脏水都泼给撒旦

  公映于1995年,作为一部悬念影片的经典之作,该片严格地遵循了该类型电影的几大原则。说到推理小说、悬念电影的几大原则,有的时候能够让读者或观影人获得与侦探平等的地位,在最大程度上获得悬念与推理所带来的愉悦,但是有的时候,却能够十分清晰地将答案置于观众眼前,不幸的是“非常嫌犯”属于后者。
  在看这样一部以猪脚叙述为主线的电影过程中至关重要的一点就是观影人一定要明晰地分辨里面那一部分为真,那一部分为叙述(假)。
  首先,本片开宗明义,一开始船上的那部分场景描述为真。那么在这一部分当中,观影人就可以踏踏实实地将其作为依据,开始寻找线索。首先得到的结论是:Keaton不是答案(虽然一开始不能断定Keaton是真死还是假死),因为Keaton看到了“Keyser Soze”,叫出了这个名字;第二,Keaton与“Keyser Soze”应该是认识的,因为Keaton见到“答案”的第一句话是“我的腿失去知觉了”,第三,这个Keyser Soze是个左撇子o(╯□╰)o 因为开头的那几个镜头一再强调,已经弄得我不得不去注意了,“答案”用左手开打火机;将手枪从右手倒到左手后再开枪。
  后来,五位影坛吨位迥异的五位ganster登场了。根据原则,“答案”应当就是这五位当中之一。去掉Keaton以外,够得上吨位的也就只有Kevin Spacey了。(这也就是我一直十分反对悬念影片用大牌明星的原因。OK,这时候有人可以反驳:Kevin Spacey在1995年还不是那样出挑,以这种理由来寻找答案未免武断。我们还可以看相貌:那个爆破专家毫无亮点;那个单眼皮红衬衫男那个样子也不会是“答案”,如果他是答案的话,揭秘时很难给人愉悦之感。那个十分mouthful的纹身猥琐男倒是勉强可以担此重任,但是明显Kevin Spacey的眼神更为凌厉。)好了,我不再从外貌上进行评价了,书归正传。
  Verbal Kint是个跛脚,而且左手竟然不好使!我心想坏了,哪有这么巧的事情,能够撇的这么干净。(至少在该片中也弄一个左撇子混淆视听啊!!)于是很自然地想到了结尾处一个跛脚的帅哥突然直起身子,昂首阔步的场景。“答案”就如此简单的锁定了。
  于是后面的事情就是看导演用什么水平讲这个故事了。平心而论,这个故事讲得还是很不错的。虽然早早锁定了答案,但是故事讲得并不乏味。但是从铺设悬念方面,我还是稍有意见:
  首先,这种影片中的重要对话,总是喜欢用一些双关语,最后揭秘时喜欢引用。本片中最剧透的一句“如果没有了我,你可能就再也听不到有关Keyser Soze的任何事情了。”这一句,可能是因为答案在胸的缘故,听来尤为刺耳。第二,也是原则之一:决定性的证据以及谜底一定是在最结尾处揭开。那么在那幅头像尚未完成并公诸于众之前,那位自命不凡的警官就说Keaton是Keyser Soze,显然是不能让人信服的。第三,结尾处那个Verbal Kint口中的“Kubayashi”律师还出了一下镜。。导演为什么要这样来??没有必要啊,还嫌交待得不够清楚吗?就让Kint一个人走在街上好来,警官出来的时候没有找到,卡!就可以结束了。
  最后想谈一谈警官看到了满墙通缉犯信息的细节,突然顿悟的这个设计。我乍一看的时候还有点儿小激动,后来回头想一下感觉不过尔尔,这一部分的内容我与导演并不是一个平等的地位。我并没有看到墙上胖女人的照片,没有看到quartet,没有看到墙上Redfoot的名字,所以我理所应当地在这里激动一下,因为这是不平等造成的。另外让我看得血脉喷张的是那个Keyser Soze的传说和那几个镜头的处理,让人感觉那么富有传奇色彩,凄美动人。虽然我也可以认为那个传说是Verbal满嘴火车跑出来的,但是我却选择相信那是Verbal少有的说实话的时候,这使我觉得Kevin Spacey所饰演的角色更是魅力锐不可当。

一部悬疑片,想要把观众留到最后,那么悬念必须始终存在。虽然在影片一开始,我就认为大boss应该是Kevin Spacey,最后结果也恰好被我猜对了。但是这一点不阻碍它成为我所喜欢的悬疑片。尽管传统的做法绝不会将凶手在高潮之前暴露(当然这部影片也没有),但也不是没有反其道而行之的做法。日剧《古畑任三郎》总是在开篇完整描述犯罪过程,再由古畑发现凶手的破绽或者犯罪证据。《古畑》般的故事设置,同样不乏悬念,只是悬念由凶手是谁转而为何处有破绽。推理剧在日剧中是一种主要类型,每年都有大量剧集涌现,但是《古畑任三郎》一直是我最喜欢的推理剧,不仅仅在于这种另辟蹊径的做法,更是因为电视剧透露出来的那种对本格推理回归的倾向。

《The Usual Suspects》讲的就是一个“会讲故事的罪犯”的故事。

悬疑片当然不必做到推理剧那样纯粹对逻辑的挑战,尤其美国向来缺乏严格逻辑推理的传统,美国的侦探小说与侦探电影历来也是以硬汉、暴力、离奇等为关键词的。不信你可以找出好莱坞拍的悬疑片,尽管充斥着大量的线索,但是对案件的解决往往不靠严密的对线索的推理,而是一些突发情况,导致真相大白。那些前文出现的种种事件,原来不是破案线索,而只是吸引观众的噱头。

Kevin Spacey一直名列于我最喜爱男主角的名单之中。从《se7en》里的变态杀手,《American Beauty》里的中年失业男,再到最近刷爆中外领导朋友圈的《纸牌屋》,虽然他的外表看起来很普通,不帅,不man,没有偶像派的潜质。但他天生就渗入骨头里的邪气,让他演起坏人来更让人接受不了。

回到本片中,我对Kevin身份的猜测当然不是全凭女人的第六感。对我来说,看出的线索有二:一是五人因为某起枪支抢劫案而被列为犯罪嫌疑人,其他四人的背景均有交代,但是跛子Kint出现在警局却没有任何前情交代,说明编剧在此处留了一手,对于他的背景在后面肯定会成为一个包袱。二是Kint是跛子这个事实,影片是有意强调的,他不禁脚跛,左手也是残废。Keyser Soze在片中举枪杀人时,用的是左手(我对左撇子总是眼睛特别尖)。这之间看似没有完整的联系,但是按照看悬疑片的一贯触觉,越是像A的,往往其实是非A。Kint装残,固然是有伪装窝囊的用意,但也有可能同时用来伪装他是一个左撇子的事实,以同Keyser Soze的身份撇清。

言归正传,《TUS》讲的是什么呢?美国加州的圣佩雷罗港发生了一起货轮爆炸案,船上共死亡了27人,只剩下两名生还者。一个是匈牙利人,但由于言语不通,身受重伤,躺在医院接受治疗;另外一个叫做Verbal Kint,因为被发现持枪,现在正接受FBI调查员的审问。在他们的口供中,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一个叫做Keyser Soze的人。据他们称,这个Keyser Soze,是个传说中的男人,不仅当天在码头上杀了很多人,在许多年前的帮派斗争中,甚至还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妻儿。这样的事迹足以让所有人都感到恐惧:到底Keyser是谁?他现在在哪里?他的目的是什么?

另外,尽管在片尾时,警察向Kint说真正的Keyser Soze是Keaton,但是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开篇Keaton被枪击的画面并不是kint或是警察的叙述,所以这一段画面并不是虚构的,而应是真实的场景,keaton并不是Keyser Soze。

若按编剧的思路来看,整部电影的3/4都是无关紧要,因为它们根本都没有发生,又或者说,这些事情是真实存在过的,但它们之间却毫无关联。这也解释了为什么Verbal说的一切警方都能查得到。Verbal Kint做的,只不过是将他们“活生生”地联系在一起,然后再编了一个几乎以假乱真的故事。将现实人物放入一个虚构的故事里,这不就是一个编剧要干的活吗?!(乱入,Kevin专演坏人而不做导演太尼玛可惜了!!= =)

讲一个虚假的故事,导致有人认为这部影片类似于《罗生门》。我个人认为《罗生门》最精彩的,就是影片到最后也没有告诉我们究竟谁的说法是真的,《如月疑云》也采用了同样的手法,但是警世意义显然没有《罗生门》强。在《罗生门》中,开放式的设置不仅为了影片的好看,更是为了反映世道的颠倒黑白、无人可信——只有在这点上,才与芥川龙之介完全不同内容的短篇小说《罗生门》有了内在一致性。从这点看来,《The Usual Suspects》同《罗生门》完全不同。

为了让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到底《The Usual Suspects》里有多少是真实存在,有多少是虚构的,我做了一点小小小小的总结。有错必改,如有不足,欢迎各位看官补充:

我倒是从这部影片中看到了阿加莎•克里斯蒂写的《罗杰疑案》的一点影子。《罗杰疑案》中,凶手就是书中的第一人称“我”。我在初读《罗杰疑案》时,十分惊艳老阿婆的这种智慧。因为读者在阅读时,总是免不了一种对主人公的代入感,尤以第一人称叙述的故事为甚。电影中的这种代入感,由于少了“我”这个小技巧,所以稍微有些逊色,但是代入感还是存在的。譬如《禁闭岛》,在结局揭晓前,大部分观众都会想当然地不去质疑Leonardo经历的真实性,因为观众的身份与主角的身份在观影的时候不自觉地发生了混同。没人会怀疑自己看到的、摸到的事物是否存在,是否真实。

真实存在的:

除了此部影片和《禁闭岛》之外,用主人公视角描述一个谎言 ,不乏其例(如《黑天鹅》、《密窗》)。悬疑片一旦用的手法落入俗套,无疑就是走进了死胡同。日本社会派推理作家东野圭吾在小说《恶意》中,利用了这种俗套,创造了全新的故事,那就是“我”的谎言并不是真正为了迷惑人的目的,而是引诱的手段。《盗梦空间》也有采用这种手法,几层梦境,层层嵌套,你无法知道接完这个圈套之后,下面迎来的是真相,还是另一个圈套。讲到这里,似乎又回归到《罗生门》的那种开放式结构下了。

1、Dean Keaton。这里尤其要提到的是Dean Keaton,因为他的戏份和Verbal出现的镜头一样多。Keaton是团队的领袖,而Verbal则是出谋划策的军师。

《The Usual Suspects》的包袱不够创新,但是我还是很喜欢,打了五颗星。关键在于Kevin Spacey的表演无懈可击。无论是装怂还是不经意时候流露一下狡猾,他都把握地恰到好处。此外,我太喜欢结局了。自作聪明的警官终于在脏乱不堪的上司办公室里发现了谎言的秘密——原来这只是Knit临时编出来一个故事——在电影中,我们总是能很快原谅聪明的坏人,这样一个谎话+表演高手,几乎能赶上《猫鼠游戏》中Leonardo的角色了。如果这个故事,是Kint一早打好腹稿,练好表情,才说给警官听的话,那我就不会这么喜欢这个最后逃之夭夭的坏男人了。

在影片的开头,Keaton瘫倒在地上,知道自己时日不多,准备想一把火烧掉整艘船,后来被一名看不见脸的男子,也就是Keyser撒了泡尿灭了。后来男子走下楼梯,和Keaton对话,然后开枪杀死了他。这个场景是真实存在的。至于Keaton去船上干什么,依我推测,应该是去找那个能够指认出Keyser真实面目的土耳其人。

Knit在整个故事里创造了一切,包括撒旦,那个叫做Keyser Soze的符号一样的男人——他把脏水都泼向他。
上帝用了六天创世纪,他用了一杯咖啡的时间。
他比上帝更神通。

2、Keaton的律师女友Edie。Edie 到底是不是Keaton的女友,我们没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但我们从FBI的口中了解到,Edie是负责将Arturo Marquez引渡出境的律师,并且从Marquez口中得知有关Keyser的一切资料。因此,当探员Kujan告诉我们Edie的尸体被发现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一间酒店里,头部中两枪——of course,是Keyser杀了她。

3、Arturo Marquez。Kujan说,Marquez是司法部在黑帮的线人,也是唯一一个见过并能指认出Keyser的人,他熟知Keyser除了运毒和谋杀以外的所有事情,对Keyser知根知底。而Keyser袭击货轮,造成这一出罪案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并杀了Marquez。

4、Keyser Soze。Keyser不仅是一个心狠手辣的黑帮老大,更是一个出色的编剧。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他让警察局的条子真真正正像看电影一样打了一遍酱油——这太特么能忽悠了!他从接受司法部审问时就开始忽悠,一直忽悠到被警方释放,最后还不妨可怜巴巴地调侃一番:“Fucking Cops!”可见要当老大,还得靠忽悠!

不得不佩服的是他的想象力。换做普通人,怎么可能从白板的标签找出一个男声四重唱组合,再从墙壁钉得乱七八糟的通缉名单里找出像大胖子、布里克马林、来自加州的Redfoot这样没有联系的信息,夸张的是玻璃杯上的标签竟然成了一个人的人名!这些信息被Keyser用来瞎掰出一个像东北乱炖一样的故事,甚至还让警方信以为真。

虚构出来的:

1、劫匪五人组剩下的3人:Fenster、McManus、Todd Hockney。在Verbal的故事中,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都死了。至于Keaton,在片头我们看到,Keaton和Keyser曾经有过一段对话,并且从警探Kujan的口中得知是有Dean Keaton这么一个人的。他因为贪污,并且涉及一宗命案而被革职了,所以Keaton是真实存在的。

而Fenster、McManus、Todd Hockney因为死无对证,电影里也没有向我们展示更多有关于他们的信息,所以我推测,他们应当是Verbal虚构出来的人物;另一种可能,这三个人是Verbal——也就是Keyser Soze手下的名字,毕竟要在短短的二十分钟内随便乱说几个人名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既然是虚构的人物,所以也不存在开头的罪犯指认了。

2、Verbal Kint。这是Keyser在自己创造出来的故事里扮演的角色的名字,所以也是属于虚构的。Verbal有“口头、口语”的意思,显而易见,Verbal Kint就是一个Keyser口头瞎编出来的人物。

3、Redfoot。在片尾我们得知,其实哪有Redfoot这个人,完全是Verbal从墙上那堆废纸里信手拈来的一个单词而已,他在Verbal的故事里变成了一个专门销赃的头头。

4、Kobayashi。从听到这个英国律师的口音就笑得我肚子疼,再到后来看到杯子的底部写着Kobayashi,我就笑翻了!笑翻了有木有啊!

澳门皇冠金沙官网娱乐,我们搞清楚了编剧的意图,至于这个叫做Keyser的编剧写了什么剧本,这里我就不剧透了。接下来我要说的是,到底在这么个忽悠人的故事背后,真相是怎么样的:(以下根据剧情判断,纯属个人臆测,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1)Arturo Marquez是司法部安插在黑帮的卧底,是唯一一个见过并能够认出Keyser Soze的证人。他的手下将他出卖给了匈牙利人,这群匈牙利人被Keyser Soze清除并赶回土耳其。为了报仇,他们花了九千一百万去收买Marquez,希望借助这个污点证人来指证Keyser Soze,推翻Keyser王朝,夺回自己的地盘。

2)Dean Keaton是一名因为贪污而被驱赶出警队的警探。他接到线人的消息,称能够将Keyser Soze治罪的证人今晚就坐在前往土耳其的货轮上。他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戴罪立功的机会,于是单枪匹马的上了船,去找这个叫Marquez的人。

3)Edie Finneran是负责Marquez引渡案的律师,由她来将Marquez引渡回土耳其。她不仅知道他是谁,还知道他所掌握的所有资料。也就是说,除了Marquez之外,Edie 也知道Keyser Soze是何许人也,熟知Keyser Soze犯下的种种罪行。

4)案发的当天,Keyser上船开启模式,大开杀戒,碰上前来找Marquez的Keaton,狭路相逢勇者胜,两人你来我往斗了几十个回合,结果Keaton输了,倒在油桶旁,接着就出现片头的画面。Keaton想一把火烧了整艘船,打算与Keyser同归于尽,被Keyser一泡尿浇灭了。Keyser在杀了Keaton之后,用自己的烟头点燃了汽油,炸掉了船。

5)可是当他想要逃跑时,警察来了。Keyser见无法逃走,便换了身衣服,装成一个跛子,同时开始在脑海里为自己编造开脱的理由——也就是之后我们看到的所有剧情。

6)另一方面,他派人到宾夕法尼亚州Edie居住的酒店里将Edie干掉。为了更好地掩饰自己的罪行,他让人只在Edie的头上开两枪。结果,这成为误导警方的一个关键:Verbal的故事里Edie和Keaton是情侣,因此警方就会由Edie的死联想到Keaton,认为这一切都是Keaton做的,Keaton就是Keayser Soze,船上死的人是Edie(同样是头部中两枪)

7)真相是,Verbal Kint才是真正的Keyser Soze,而死在船上的人是Dean Keaton。但是因为整艘货轮毁之一炬,无论你死了还是没死,最终都被烧得体无完肤,谁是谁都不重要了。这也让Verbal的故事更加不容易发现破绽。

所以说,一个好的编剧,要能忽悠人,还得让人乐于让你忽悠。《The Usual Suspects》里有两个编剧,一个戏里,一个戏外,一个将警察忽悠的团团转,一个将观众忽悠的傻乎乎,可见其道行之深!《TUS》足以称得上是黑色警匪片的经典,虽然没有《Snatch》和《两杆大烟枪》那么闹腾,但是重在悬疑味十足,枪战激烈,杀人不见血,又够有技术。Kevin凭借这部电影,还捧回了一座小金人,可见会忽悠的人总是很会讨上帝的欢心。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官网娱乐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悬念不悬,把脏水都泼给撒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