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线索串接,一个爱国导演的失控拔作

《哭声》

结束猜测吧,时光出导演专访推送了(日本人恶、日光勾结、女子守护):

前几天,写过关于日光巫师的定位问题,有几个吧友进来基本赞同我对他的定位。反而没有一个来反驳

血腥、人性渐变与极端环境下的条件反射、被害者视角。 这些都是导演擅长的执导元素,这次,导演把故事放在了充斥怪力乱神的边缘小镇。 本部是继
血腥、人性渐变与极端环境下的条件反射、被害者视角。
这些都是导演擅长的执导元素,这次,导演把故事放在了充斥怪力乱神的边缘小镇。

就是导演想拍个爱国大俗片,摆明了日本人是披着人皮的魂,不是什么耶稣。

导演意图:
“写剧本的时候,对各个场面观众的反应,划分了百分比。一边猜测观众会如何反应,一边为了改变各种反应的比例而改写剧本。我想在《哭声》里加入各种各样的悬念。如果观众们再看第二遍的时候,我希望他们会对相同的场面出现不同的反应,看每一遍都能获得不同的感受。”——摘自韩媒专访

我的观点的。那么本文章就基于那个结论,来分析日本老人 的定位问题。这个很复杂,特别是最后 山洞里那段,我觉得就算基督徒,也会被迷惑,包括里面那个教堂里的小祭司。(题外话,小祭司的形象,一直是瘦小的,脆弱的,怀疑的,所以他最后被迷惑,其实很自然而然,根本不必惊讶)

本部是继《追击者》和《黄海》后的第三部作品。同样的,是导演的拿手方式——挖掘极端条件下的人性阴暗、光辉面,这部电影更多的是人对自己行为的不解与反思。怪力乱神是影片的主要元素,这也恰好扣住了人对自身精神层面的不解迷惑,还有不确定行为。细节的刻画精到。不同前两部作品“故事性“更强,这部电影刻意隐了血腥之后的残酷,有着让人脊寒的反思。

圣经里耶稣被罗马人搞死了,像个鬼一样又复活了,这个复活的所谓“耶稣”,说的原话就是含糊不清根本不能用来盲目信从的,因为恶魔难道不识字?按照福音原文,恶魔一样可以用法力让自己有皮有肉,恶魔还可以原话照念,你读的圣经里白字黑字的耶稣故事,恶魔一样可以伪装进去。说不定你手里拿着圣经那本书,自以为虔诚地在读,只要恶魔有心,所有圣经故事恶魔都可以给你原封不动照剧本演一遍让你看,所以你虔诚地遵照圣经里耶稣说的证明自己是复活后的耶稣的话作为标准,不觉得这种表达信仰的感情很肤浅吗?

圣经
“主人公要相信谁,不相信谁,相信和怀疑交缠。这样的主题贯穿电影始终。我小的时候是读着圣经长大的,要将电影的主题有一个明确的展现,所有就引用了圣经。”——摘自韩媒采访

1.首先,日光是最不值得怀疑的角色。他就是被请来驱魔的外地巫师。他跟日本老人,只是职业类似,才会有那么多的道具相似,做法相似。但是,从日本老人的角度,他根本不认识日光巫师,没见过一次面,没说过一句话。从日光巫师的角度,他来的时候,是被告知 是日本人搞的鬼,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村子里女无名的存在。所以做法的时候,如导演所说,他的剑,是指向小女孩和日本老人的。同样的,日光不认识日本巫师,没 见过一次面,没说过一句话。

观影后再看本篇线索厘清。

要对付日本鬼怎么办呢,就要听神的,神什么都能看见,你要神给你学人的模样去找证据这不白瞎,你以为你有多大的面子和神杠?她把她“看”到的给你“说”一遍,不就是绝对权威绝对证据了吗!

关于日本人:
“钟九家人受到的攻击是心理上的,而这种非具象的东西要如何表现?这中感觉不是那种用凶器刺破骨肉,而是类似病毒潜入的感觉。最开始并不会被人注意到,但从某个瞬间开始就开始感觉到异样。我想找一个和韩国人有着相同外表的外国人来演,最终觉得日本人最合适。”——摘自韩媒采访

2.村民,包括主角警察钟久大多数时候,他们是完全不 知道女无名的存在的。这点很重要,不能以我们观众的视角代替里面角色的视角。村民看到的东西太少了,就跟我们谈起日本人,就会说,日本鬼子一样。然而,不是所有的日本人都是坏的。
正是村民跟警察根本不知道女无名的存在(警察第一遇到她,以为是哪里来的疯丫头),所以作为一个外国人,语言也不通,他完全百口莫辩,跟村民跟警察解释不了什么。你觉得,第一次警察气势汹汹去质问他来村子里干什么,他说,你们村子里有个女鬼在杀人,警察 会信吗?警察跟他助手根本就 不知道女无名的存在啊!!!

前言:本人*喜爱电影。为能看懂西方电影中的宗教寓意,通读过《圣经》。非信徒,错解望指正。

所以神不会找证据,神自有“神的方法”搞死日本人。

所以答案是,日本人是像病毒一样攻击钟九家人的存在。
有人会说,因为历史原因,日本人在韩国电影中一定不是好人的设定,甚至罗泓轸导演也是在影射政治。而事实上,导演也确实有过类似的想法。

3.接上楼。跟村民不知道女无名的存在相反的,日光后来亲自见到女无名了。之前他刚进村,没见过女无名,只是听大家说是日本人,所以占扑错误的认为是日本人搞的鬼,这就是先入为主。我们平时做事,也会这样,很正常的。后来呢,日光见到女无名了,毫无招架之力,蜡烛灭了表示菩萨也保佑不了他了所以他马上卷铺盖走人。这就是不同视角,看到了不同 东西。日光跟日本老人,平时跟这些东西打交道,他们就懂。但是村民跟警察完全不懂,换做你我也一样。

本文主要涉及人物梳理:
郭度沅,男主。警察。片中名:钟久(或郑久),娘娘腔到无理智复仇,人性变质的实例。

家里有人被杀,管它三七二十一,先赶回去救了人再说。日本人有种种可疑的行为,但凡按照现代法制国家来看,一定是发现他护照是假的,他就该滚蛋,至少先监视居住,这一类是个人都能想到的处事逻辑,显然是“人性”方面的做法。

 “电影中有一个日本人将护照拿给钟九看的场面,原来剧本中警察随后对日本人的身份进行了核实,在电影结束后,混乱的警察局的角落里,一张传真传了过来,掉在地上被无数人采过后不见了,那场戏后来并没有拍摄。”——摘自CINE21罗泓轸朴赞郁对谈

4.日本老人是善是恶,我觉得大家没注意 到一个时间点,就是他被警察的车撞死扔下山崖这个点。那个时间点,导演给了2个特写,镜头拉的特别近,就跟第一次警察观察那串骷颅草一样,拉的很近。我看了两次,从身材,面貌,衣服,发型,都能看出躺地上的,就是日本老人。警察赶紧回家问女儿是不是不痛了,女儿也表情很开心的说是,然后他们以为事情结束了。可能许多观众也认为,事情结束 了。这里,导演应该暗示,日本老人,在这里 ,是被撞死了的。(另外,大家注意一下,车祸现场,女无名在,当然,警察跟他朋友看不到她)

国村隼,男配一。日本人,恶魔人形。影片前中段食生肉、被撞不死、洞窟中魔化——长角、利爪。

如果这样拍了,这片就成了反应韩国的腐败,是政府的锅,别说日本人,就是街头龙哥也一样弄死一村人把证据隐藏好,警察连个屁都摸不出来,毕竟护照都有问题了,给点钱一样无法无天!

而核实身份的结果是,日本人是朝鲜日据时期的人物,所以,在《哭声》中,他并非活人。

5.分2个阶段解读日本老人的善恶问题。在被撞死之前,他被人追逐,躲在山崖下面,正如上面一个吧友说的,看到他流血恐惧无助的表情,他也怀疑日本老人,日光,警察,都是受害者,普通人。他的观点很正确。老人,没死之前,一直就是一个普通人,一个萨满。他是有血有肉的。相反的,女无名,从最后她拉了一下警察,那里可以看出他是无血无肉的,就是一个鬼混。而日本老人是人,所有关于他吃肉的传闻,都是做梦。警察在遇到女无名后,看到他在吃肉并且扑过来,跟那个山上采药的一样的啊,然后他醒了,是梦。这也证实了,为什么那个采药的,见到日本人扑过来后,还活着,当然,也是梦。强奸说,也是村民口中说的,“据说”,否则他应该在监狱里了。

黄政民,男配二。贪婪,恋财,出卖灵魂及人类给恶魔,驱魔师,提恶魔腐化更多人。片中名:日光(与日本人勾结暗喻)。和日本人穿一样的裈(兜裆布。镜头一闪过。)

所以一旦删去假护照情节,就按这剧本发展下去,无法避免导演他的片子就成了给别人无懈可击的“人性”思想做嫁衣了,自己明明有苦苦憋不出来的高于人性的伟大感情,却发现这感情什么也表达不了了,倒有点像鸡肠小肚的小脾气了。

关于巫师日光:
“巫师将神请到自己身上,但也有请错的时候,特别是手艺不怎么高明的巫师。而这种被请错的神被称为‘虚主’,日光就错请了日本人。”——摘自韩媒采访

6,“斗法”。其实导演也说 了,那不是斗法,只不过时间点刚好一样而已。日本老人,做法的时候,是带着朴春扉的照片的,是想超度他的(这地方看了一次,不确定)。日光巫师,此时此刻,他不知道女无名的存在,他的剑,是指向小女孩跟日本老人的。所以他锤那里,日本老人跟小女孩就痛哪里,眼睛,肚子 等等。

千禹熙,女配N,戏份少,极重要,对抗恶魔保护人类的神使一类角色——圣徒。片中无名。

导演一直在宣扬神性是高于人性的。然而片尾主角实际上是终于忍受不了神性,堕落到了庸俗的人性思维里,然而社会现实是人性又什么都干不成,还错漏百出!

所以,日本人和日光分明是一伙儿的。在原剧本中,影片结尾有明确的交代,但最后导演觉得多此一举就删掉了。

7,不是最大的犯罪嫌疑 人。第一次死亡案件,那串金鱼草(下面我简单说骷颅草),导演是把镜头拉的很近很近的,包括最后钟久家里,就是为了突出骷颅草的重要性。相反的,第一次死亡案件,根本没有出现日本老人。不仅仅第一个案件,从头到尾,所有不好的事情,他并没有在场的证明。你不能说,他应该在家里做法吧,他应该是提前放了病毒之类的吧?这是毫无根据的,影片里面根本没有可以支撑这样观点的证据。
还有题外话,日光最后开车打电话告诉警察她是boss。居然有人认为 ,此时此刻,日本人,日光是一起做法,斗败了女无名,所以她才“守护”失败。这没道理啊,他就是在打电话,仅此而已。。。
跟他并没有直接间接的在场证据相反,女无名,一直在现场或者骷颅草一直在现场。第一个死亡案件,第一次钟久遇到她,她扔石头,到日本老头做法失败,见到她在门口(日本老头第二天着急去看朴的尸体,然而已经变丧尸,他再次赶回家里),还有日光见到女无名,毫无招架之力,赶紧跑路,还有 最后钟久家里死人,处处都是女无名的存在。她才是最大的嫌疑人,日本老人,不是,特别是日本老人被车撞死。这里又有人说或许他在死后做法,这又胡乱猜想了。。

主线、影片内核——向门徒显现。
(核心线索,贯穿整部电影。人的罪孽蒙蔽了自己的双眼,不识善恶,无法被拯救。)

在最后时刻,男主女儿中邪了,男主不愿意相信“神的方法”了,管它吗原因 是:和神性没关系的丧尸瘟疫病毒,包括男主现在眼中的美女保护神都是挂门上的基因变种花的幻觉,或是 和“神性”很有关的听从美女保护神的陷阱抓魔鬼这个崇高感情实现,都不重要了。所以,男主赶回家,根据“薛定谔的猫”原理,在神的盒子里,女儿本来可以不疯的,家人本来可以不死的,最后结果都看到了,男主像一个罪人一样,受到了不信神的惩罚!

“原剧本中,电影结尾日本人坐上了日光的车,虽然没有对话,但明确说明他们是一伙的。但是临近拍摄的时候,删掉了。 ”——摘自韩媒采访

8.女无名是最大的嫌疑人。但是为什么大家没看出来呢?一个是导演的表达技巧,一个是女无名最后说的话误导了大家。
先说女无名最后的话吧、她说都是日本搞的鬼,警察问他,是他先想杀死我女儿的啊!很愤怒但是不失理性。对啊,本来日本老头就没理由去 杀他女儿,而且,此刻,从警察的视角,他是认为日本老头是死了的啊!(观众认为日本老头死后在作法杀他全家,这电影里没有什么证据)。所以,其实女无名这么说,他应该就怀疑她了。之前之所以不 怀疑他,怀疑了日光巫师。因为,他第一次见到女无名,那就是一个疯丫头啊,我们村里也有 这样的。。反而,日光巫师做法,他女儿很痛苦,
他当然不信日光的话,爱女心切。(注意日光做法被他打断,日光没有愤怒,反而是无奈而心疼这个为女儿疯狂的父亲的。这也解释为什么他还会回到村子里,他是个好人) 说这么多,就是想说,女无名,最后的话,是在骗警察的,观众也不要被她欺骗。
另外,为什么大家不觉得她是坏的,导演的技巧也是一个原因。请大家关注一个画面,日光见到她的时候,吐血不止。然而女无名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啊,就输叫他走,一个手指头都没动。这就是导演的技巧。同样的,日本老人做法失败,她站在门外。日本老人被车撞死,她站在山崖上。看似什么都没有做,其实她才是最大的嫌疑人。

片头字幕出自路加福音,奠定影片内在矛盾——西方神鬼学说与观念,不同于东方灵异鬼魂类,属天堂与地狱间,神、神子与恶魔之间的争斗,以及人的良善与恶念的角力。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芈和彦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关于无名:
“我觉得是神,不是圣经中所说的神,是韩国的神。”——摘自韩媒采访

9.山洞那个恶魔。
再次提醒大家,关注日本人被车撞死那个时间节点,很重要。那里应该是死了的。首先,从日本老人的角度,你们想想,我作为一个外国人,来这里旅游,见到你们村里有女鬼害人。我一直想帮你们超度灵魂。但是,语言不通,而且,你们村民又不知道女鬼 的存在,还受她的迷惑,认为我吃生肉,强奸妇女,还杀害村民。他心情如何?冤枉!但是 ,他解释不了啊,村民不知道女无名的存在啊。。。。连日光巫师,不是亲眼见到,都不知道有女无名的存在啊。。。所以,其实他一个来旅游的外国人,做好事没好报,其实是挺冤枉的。

《圣经》原文场景:耶稣复活
章目:向门徒显现
原文:正说这话的时候(“主果然复活,已经现给西门看了。”),耶稣亲自站在他们当中,说:“愿你们平安!”他们却惊慌害怕,以为所看见的是魂。耶稣说:“你们为什么愁烦?为什么心里起疑念呢?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说了这话,就把手和脚给他们看。

——————————

10。山洞里的恶魔究竟是真的恶魔,还是因为小祭司的怀疑,神变成了魔?腾讯说的, 信仰丢失,神魔无异?我的观点就是,那个是日本老人死后,变成了恶魔厉鬼,原因就是上面说的,怨恨。跟我们国内很多鬼片一样,因为怨恨,魂魄不想离开。当然,也有可能,变成女无名的一份子,不然推下山崖的尸体,小教士是亲眼看到过程的,他怎么可能自己拿着手电筒找到那个山洞?
怎么证明那个是恶魔而不是神?
a。从本片导演的表达手法,基本都是正面的叙事,大家看到的是什么,就是什么。你不能说,钟久最后看到的女无名是天使,只是他自己心里怀疑,所以没看清楚。这不符合导演的表达手法,阴森冰冷,青紫,躲躲藏藏,都是证据。一样的,并不是因为小助教的怀疑,日本老人才变恶魔的。而是,那就是一个恶魔,日本老人死后变的。
b。有人说圣痕就是神。我相信大多数都不是基督徒,相信别人说的,包括腾讯的解读。但是,圣经里面,根本没有“圣痕”这个词。都是后代宗教搞出来的。耶稣被订死十字架,所谓的圣痕耶稣那些手掌流血脚掌流血的样子、。但是圣经里面,耶稣说,不 留形象给世人,就是为了怕邪端利用来迷惑世人。试问,他怎么会把自己被订死十字架的形象,在死后1000多年里,重现给世人?那就是恶魔为了迷惑众人的。其实是导演种种为了迷惑观众的技巧之一,跟前面的吃生肉,据说强奸,都是一样的手法,目的。
c。我敢说,国内外任何一个导演,都不敢拍最后老人“复活”成为耶稣的样子。耶稣复活,全部都是纪录片。任何一个导演敢这么拍,会被喷的很惨很惨,要是在西方,说不定以后别想拍电影了。有个导演就是拍了未成年性爱,被终身禁止拍电影。
所以,最后那个,就是真真切切的,老人死后,变成的恶魔。

正应对影片最后钟久看见无名的不信任以及恐惧。而后钟久被抓住手腕,证明无名不是鬼魂,日光在电话中给出的信息是假的。(圣经中,人之子必属于上帝,而人不认上帝则遭灾祸,耶稣是向人显示主的存在及神迹,引导众人归上帝。)无名即圣徒。

我建议有些急于下笔的朋友先认真的读读导演采访那篇评论@Urkel Grue 《哭声》导演罗泓轸与电影评论家李东镇的映后对谈(感谢@Urkel Grue 感谢翻译)
而不是连字都没看清,连想都没想就草率地说“导演在采访里都有说明日本人是好人了。”

11.总结一点。日本老人,就是一个日本来韩国旅游,见到村子里的事情,做做好事,超度死人的巫师。他是个人,并不是神,没有任何证据,能说明他是神。神,这个观点,是很可笑的。都是不懂宗教提出来的。会讲几句圣经里的话,不是神,我也会讲。福音书,创世纪,出埃及记,预言书,我都看了很多 次。正是因为他是普通人,他才改变不了这个村子里的死亡事件。他的善与恶,不能一句话解决。再次提醒大家,他在被车撞死前后的不同。按照我们的正常逻辑,人死了,就是变成了鬼魂。这是常识。。。。什么复活,什么上帝,神,耶稣,都是不懂基督教的人乱说的。最开始提这样观点的人负有很大的责任,因为大多数人是不懂被他们误解的。

同时,洞窟中辅祭向日本人质询真相,日本人魔化同时复述了这段话,为的是嘲笑世人的愚蠢,不识真正的善。反讽伪善。

——Q:这大概就是评论者和创作者的不同,我是在用why提问,而导演通常是给出how的回答,这点非常有趣。

线索次一(人身上的罪、原罪、七宗罪。)

导演的采访也像钓鱼的。说自己不清楚自己要干嘛,遮遮掩掩。

《圣经》中,人生来带有罪,世人只为赎罪上天国。

但实际上拍摄过程:
《哭声》的剧本花了两年左右,修改7次,选景花费六个月,拍摄历时六个月,后期制作用时超过一年。创作剧本的时候,罗宏镇在和“神”有关的部分感到非常困难,还曾专程拜访许多神职人员,向他们寻求答案。为了得到更加多样的解答,他还远行至尼泊尔、日本等地。

【七宗罪】
人带有原始的罪分为:贪婪、色欲、暴食、嫉妒、懒惰、傲慢、暴怒,总称七宗罪。
影片在细节都有体现:

花人力、精力、资本、时间最后拍了一部自己都忘了要讲什么的电影,还这么低产(8年3部),导演自己图什么?

贪婪——失控的欲望,是七宗罪中的重点。其他的罪恶只是无理欲望的补充。
女儿偷窥父母行欲,而后钟久问看见什么了,女儿回复:“看见很多次。不会说出。”身边有索要来的零食和玩具。(并不是钟久主动提出买的,见女儿挑选发卡一人在小店时的细节——钟久独坐门口,女儿问“漂亮不漂亮。”后钟久的无奈表情和埋头动作。)
日光出卖人类也是对钱财的贪婪。

————————
采访简精:

色欲——指过度贪求性爱的快乐。
即不为繁衍的性行为。见钟久和妻子在车中。即日本人与被调戏妇女在河边(见后说明。)

Q:那么日本人为什么会本来好好的,突然很痛苦呢?

暴食——浪费食物或者过度放纵食欲。
影片前半段给到钟久的镜头都是再吃。女儿警局被钟久送内衣裤桥段给了钟久晚餐的特写和台词:“不吃饭,你可真行。”说明吃是钟久的常态。另,被附身了就暴食。

A:……后边的驱魔场面会不会让这些观众产生疑惑,当然我也有想要让这些观众产生疑惑的意图。因为驱魔这天早上电影毫无理由地表现了这个日本人的日常,一个只身来到异乡向黄石正(客串市场卖鸡商人)买鸡的平凡男人,而且还语言不通,我本来是借这些场面向观众暗示,让他们猜测日本人看朴春裴的照片时想的是要救他,所以驱魔场面的设计本来是为了让观众认为驱魔的对象是孝真,但是我看了很多评论,发现大家看的时候都没有任何想法……

嫉妒——因对方拥有的财产比自己多而心怀怨恨(更多的指能力、才能)。
妻子嫌弃丈夫行事不力,说别人家老公如何。

——让他们、猜测、想要救他。(如果是真像所说的是救,为什么“猜测”——“想要救他”)
——让、认为是孝真。(日本人如果真附身女儿孝真,驱魔场景就是对的,但为什么是“让“认为”是呢?)

懒惰——逃避的欲望,懒惰及浪费所造成的损失为懒惰一罪的产物。
钟久属于逃避型人格,形式作风可见,遇事先避、逃跑。

Q:其实导演在电影里也埋了很多伏笔,比如黄政民换衣服的时候让我们看到他穿了裈(日本传统内裤)。……

傲慢——过分自信导致的自我迷恋。自负。
钟久上来认定是蘑菇的问题,他的说法还被新闻刊载。

A:……人的存在分明是有原因的,但存在的消失却是没有理由的,这让我很想不通。如果消失没有明确的理由,那么存在是否还有理由?我认为人类的存在和神明的存在是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的,所以我就想问神,比如,啊上帝,您的善与恶正在被人质疑,您存在的理由正在被人怀疑,我认为您应该站出来证明您的存在,来解释一下这些事件。我认为千禹熙扮演的角色就是这样一个提出问题的人。……

暴怒——复仇的欲望,源于心底的暴躁、憎恨、愤怒,导致情绪失控而产生强烈的复仇欲望为暴怒。
钟久在怀疑日本人后做出的一系列行为都是报复。(同电影《七宗罪》史派西勾引皮特杀死自己堕入痛苦如出一辙。恶魔的勾引。)

——

【扔石头】
在第一次遇见无名(圣徒)时,钟久家除了暴怒其他都有触犯。故引起圣徒向其扔石头,这并不是简单地引起对方注意,而是在认定对方的罪,见:
《圣经》
原文:
耶稣行智救妇人
耶稣在圣殿里教训人时,文士和法利赛人带着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妇人来到。对耶稣说:“夫子,这妇人是正行淫之时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说该把她怎么样呢?”摩西在律法上吩咐以色列人,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因此,很明显文士和法利赛人不是不知道该怎样自治这个妇人,乃是来试探耶稣。问耶稣该把她怎么办。他们说这话,乃试探耶稣,要得着告他的把柄。耶稣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他们还是不住地问他,耶稣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

Q:电影里关于日本人身份的问题直接提出过两次,一次是由钟久(郭度沅饰)提出,一次是由辅祭,为什么日本人向辅祭坦白了自己的身份,却没有在之前告诉钟久?

“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

A:……因为我担心在电影刚演到一半就坦白自己的身份,这样问题会变得比较严重,也怕观众看了会泄气。……在他说出「反正我讲了你也不会信」这句话的时候我相信敏锐的观众已经看出他是善意还是恶意的了,大概占在座观众里的百分之二十吧。国村隼说那句台词的语气听起来好像是「我是来救你们的」的语气,而不是「我要把你们的村庄变成地狱」的语气。

换句话说就是:真正没有罪的,就可以用石头来打他认为有罪的。

——听起来、好像(“恩,你讲这话听起来好像是好人”。

所以圣徒一直在用石头扔钟久。
*有意思的一点是,影片00:20:47,警局桥段,队长说钟久:“你本来就胆小,性格又像个女的。”和钟久之前的淫欲构成“妇人行淫”。

要直接说得像“我要把你们的村庄变成地狱”的话,钟久自此开始联手女人一起打败恶魔,结局证实日本人再是坏人,成什么电影了?这泄不泄气?
或者说说得像好人,一直干得是好人的事,钟久一家惨死,女鬼干的坏事一点线索都被其他人看到,也没被打死,结局日本人没被撞死是还好人,日本好人继续不死活着,女人坏人继续干坏事。这泄不泄气?
罗泓轸他最爱干的是——你知道一切,你还没辙。)

【判罪】
影片02:18:19,钟久与无名的对话:
钟:“那家伙为什么,到底因为什么这样?”
无:“因你女儿的父亲犯了罪。”
钟:“什么罪?我犯什么罪了?”
无:“你女儿的父亲 怀疑别人,还想杀死,结果还是杀死了。”
这里的杀死,是指把自己的善念杀死了。这也和钟久离弃圣徒的行为呼应,并对三声鸡叫做出说明。

———割———

【三声鸡叫,三次不认主】(三次不认真正的拯救者,也是人的罪)
出自马太福音。预言彼得不认主。
原文:
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今夜鸡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认我。”
彼得说:“我就是必须和你同死,也总不能不认你。”

同求
@RaYmOnD.H 的问题答案——
1、日本人墙上的黑白照片是谁?日本巫术的祖师还是最先血祭的人?

彼得三次不认主:
彼得就发咒起誓地说:“我不认得那个人。”立时,鸡就叫了。
彼得想起耶稣所说的话:“鸡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认我。”他就出痛哭。

我试着截图,PS调亮,百度查图未果,翻墙google未果……求解答

*片名《哭声》:指人的悔恨的痛哭与悲伤。钟久回家后的痛哭,就是自己对圣徒的失念与家人的悲惨懊悔。如导演所述:《哭声》是指人死了之后活着的人哀哭的声音。

2、如果日本人是圣徒,为什么要恶魔化,是因为人类怀疑和背叛使他魔化了吗?

*鸡叫并不是鸡叫,是人死前的尖叫(妻子与母亲)。只有两声。那最后一声应该就是恶鬼的尖叫。如果钟久不,最好的结果是他活,自己家人连同恶鬼一并死亡。最坏的就是钟久回家发现真相,带着悔恨和痛苦活下(活下来的备受折磨——影片结局)。
按影片发展看,最后一声应该是日光被杀时的尖叫。
——这段可能有疑问,日光不是恶魔一伙的吗?应该不会被恶魔控制的人伤害吧?
其实看影片设定就清楚:日光是出卖灵魂的人,不同于其他人类需要生前死后靠相机就已没了灵魂。因为日光是人,所以会被魔化的女儿杀死(魔化人见人就咬)。
另见导演采访可佐证的一段话:“日光出场之前有一场戏被删了,是日光看到孝真在挥刀子便问她「你为什么要这样」,孩子哭着说「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好像是疯了,求求您帮帮我」。被魔化的人不辩敌我。

同是采访解决疑问——

线索次二(人总有犯罪的念头,这点让他们会被恶魔吸引。)

观众:日光为什么会选择和日本人一伙?

【钓鱼】
恶魔抛下诱饵,愿者上钩。
电影中未对诸多受害者、施暴者的生活中的细节做过多描写。
但有个场景值得注意:影片25分时给出的河边场景,是对日本人调戏妇女的说明。
但我们可以见到女人惊叫前的远景里,两个人相谈甚欢。而后镜头结束于日本人的“你这个既肮脏又银荡的女人。”和女人的尖叫。这里说明女人在此前已给过日本人暗示,只不过未料到会有更过激的行为。日本人对于女人的出尔反尔感到愤怒。另外,可以看到,他们不远处就有另一伙人在河边野炊。女人应该是好奇日本人并与之交谈后两人才坐在一起闲话并熟络起来。这说明女人内心的浪荡让她引起了恶魔的兴趣,恶魔也发现了这点。

A:有一个我从真实的巫俗人那里听来的故事,电影里提到了「虚主」这个词,巫俗人每天祈祷能够见到神,祈祷神进入到自己的身体里,某一天巫俗人感觉到了神的到来,以为神已经进入了自己的身体,但其实进来的是野鬼,后来他的行为举止也变得奇怪了起来,然后去世了。我想给观众解释这个概念的话需要另外一个助力者,那么又要设置一个新的角色,所以我想干脆就让日光和日本人之间通过某种行为和道具建立联系。

“这个傻瓜竟然咬住了鱼饵。”
在钟久撞到日本人,不施救,并出于自己的意愿和愤怒把他扔下山崖时,驱魔师说了这样一句。山顶圣徒的悲伤表情中可见失望。
*日本人躲钟久时不时看到无名圣徒的身影,更像是善恶之间博弈时的对视。两人都在为把人拉向自己处时略有得意或挑衅对方。

3、如果白衣是野鬼,那么她最后是因为全家没死光才伤感成那样?

【圣痕】
影片02:20:02,日本人(恶魔)向辅祭阐述真相时引用了影片开头的《圣经》原文,即“向圣徒显现”,同时给了他的手一个特写,可以清楚的看到手心有个洞。
这个洞即是圣痕,耶稣被定十字架时留下的。(梅尔吉布森导演的《耶稣受难记》有过展示)血腥、人性渐变与极端环境下的条件反射、被害者视角。 这些都是导演擅长的执导元素,这次,导演把故事放在了充斥怪力乱神的边缘小镇。
但这点在教会的观点中有着不一样的解释:在16世纪召开的特兰托公会议上,教会便声称这种现象为“撒旦玩的把戏”。 当时经常会有人作假欺骗民众钱财。只对普通教民来说,这种把戏一直是纯洁无瑕的象征。(正应对了辅祭的身份,普通教民)神父们认为,当一个人受到“魔鬼诱惑”,认为自己就是圣者,便会出现这种“圣痕”,可实际上是其全身心已被撒旦控制。(这正是导演创作电影时听到的真实巫俗人的故事——巫俗人每天祈祷能够见到神,祈祷神进入到自己的身体里,某一天巫俗人感觉到了神的到来,以为神已经进入了自己的身体,但其实进来的是野鬼,后来他的行为举止也变得奇怪了起来,然后世了。)
同时,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圣痕:对受难者来说,圣痕就是人类的暴力和愚蠢造成的痛苦结果。
恶魔向辅祭引述《圣经》耶稣的话,就是在蒙骗,是诱惑与伪善。
圣经中恶魔靠发现人类内心黑暗作为手段腐化人心(诱惑夏娃吃禁果),做出恶行,而坠入地狱被恶魔征召及享用灵魂及恐惧,以食用恐惧。

也很迷惑,求解答,个人感觉是因为自己玩输了绝望棋子离自己而去。

导演采访中,有个回答也说明恶魔的引诱也伴随着人心变质:
有人问「他为何会死」,有人对此给出的回答是,「不让的地方偏,不让做的事情偏做,让无辜的人成了杀人凶手」

4、照相到底是夺取魂魄献祭还是防止变鬼超度?
照片的解释确实这点有疑问。
但可见的是日本人做法时照片像被烫化,和此前其他的不同,其他的人照片是好的还是变成行尸了,这个烫化了,他发现有异常,然后觉得不对,赶紧去看。值得注意的是烫化照片的行尸更不像人类,此前的更像人。像有个评论提到的,这可能因为是个失败作品——像人的出其不意比不像人的杀伤力更大,这个失败作品很快就跪了,没能搞出更多事。

线索杂(补充宗教说明)

5、白衣每次都出现在人死之后,且着死者衣物,每次都没有不在场证明,是否上身一个死了就穿着上身那个的衣物?
同求,目前属于猜测。

【女子白衣】
启示录7:13-14中对圣徒的描述:
长老中有一位问我说:“这些穿白衣的是谁?是从哪里来的?”14我对他说:“我主,你知道。”他向我说:“这些人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了。”

————————————————————————————————

【黑羊】
挂在门口的黑羊、日本人祭祀用的羊头。
恶魔、撒旦化身。奉献给撒旦。

血腥、人性渐变与极端环境下的条件反射、被害者视角。
这些都是导演擅长的执导元素,这次,导演把故事放在了充斥怪力乱神的边缘小镇。

【照相机】
各影片里经常被用作摄取灵魂的工具。生前和死后的不同,拍摄两张,放在供奉撒旦的祭坛上的贡品。影片中日本人给卡车里死亡男子照片(灵魂)做法后(穿插日光给女孩做法的桥段),男子成为行尸(恶魔),说明做法成功。同时也可证日光给女孩的做法是催化她变成恶魔,但被钟久打断(实际暂时救了自己女儿)。

本部是继《追击者》和《黄海》后的第三部作品。同样的,是导演的拿手方式——挖掘极端条件下的人性阴暗、光辉面,这部电影更多的是人对自己行为的不解与反思。怪力乱神是影片的主要元素,这也恰好扣住了人对自身精神层面的不解迷惑,还有不确定行为。细节的刻画精到。不同前两部作品“故事性“更强,这部电影刻意隐去了血腥之后的残酷,有着让人脊寒的反思。

END

观影后再看本篇线索厘清。
 
 前言:本人*喜爱电影。为能看懂西方电影中的宗教寓意,通读过《圣经》。非信徒,错解望指正。

后话:可能有的人会觉得这是对影片的过度解读,但导演给出的影像、镜头、特写、声音等,都是在说明自己的意图,证明自己的观点与思想。并不是直白地指出来就是存在的,没在对话中提现的就是臆测的。构成影片各个部分的集合表现就是导演的真实意图。

————————————————————————

澳门皇冠金沙官网娱乐 ,本文主要涉及人物梳理:
郭度沅,男主。警察。片中名:钟久(或郑久),娘娘腔到无理智复仇,人性变质的实例。

国村隼,男配一。日本人,恶魔人形。影片前中段食生肉、被撞不死、洞窟中魔化——长角、利爪。

黄政民,男配二。贪婪,恋财,出卖灵魂及人类给恶魔,驱魔师,提恶魔腐化更多人。片中名:日光(与日本人勾结暗喻)。和日本人穿一样的裈(兜裆布。镜头一闪过。)

千禹熙,女配N,戏份少,极重要,对抗恶魔保护人类的神使一类角色——圣徒。片中无名。

————————

主线、影片内核——向门徒显现。
(核心线索,贯穿整部电影。人的罪孽蒙蔽了自己的双眼,不识善恶,无法被拯救。)

片头字幕出自路加福音,奠定影片内在矛盾——西方神鬼学说与观念,不同于东方灵异鬼魂类,属天堂与地狱间,神、神子与恶魔之间的争斗,以及人的良善与恶念的角力。

《圣经》原文场景:耶稣复活
章目:向门徒显现
原文:正说这话的时候(“主果然复活,已经现给西门看了。”),耶稣亲自站在他们当中,说:“愿你们平安!”他们却惊慌害怕,以为所看见的是魂。耶稣说:“你们为什么愁烦?为什么心里起疑念呢?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说了这话,就把手和脚给他们看。

正应对影片最后钟久看见无名的不信任以及恐惧。而后钟久被抓住手腕,证明无名不是鬼魂,日光在电话中给出的信息是假的。(圣经中,人之子必属于上帝,而人不认上帝则遭灾祸,耶稣是向人显示主的存在及神迹,引导众人归上帝。)无名即圣徒。

同时,洞窟中辅祭向日本人质询真相,日本人魔化同时复述了这段话,为的是嘲笑世人的愚蠢,不识真正的善。反讽伪善。

————————

线索次一(人身上的罪、原罪、七宗罪。)

《圣经》中,人生来带有罪,世人只为赎罪上天国。

【七宗罪】
人带有原始的罪分为:贪婪、色欲、暴食、嫉妒、懒惰、傲慢、暴怒,总称七宗罪。
影片在细节都有体现:

贪婪——失控的欲望,是七宗罪中的重点。其他的罪恶只是无理欲望的补充。
女儿偷窥父母行欲,而后钟久问看见什么了,女儿回复:“看见很多次。不会说出去。”身边有索要来的零食和玩具。(并不是钟久主动提出买的,见女儿挑选发卡一人在小店时的细节——钟久独坐门口,女儿问“漂亮不漂亮。”后钟久的无奈表情和埋头动作。)
日光出卖人类也是对钱财的贪婪。

色欲——指过度贪求性爱的快乐。
即不为繁衍的性行为。见钟久和妻子在车中。即日本人与被调戏妇女在河边(见后说明。)

暴食——浪费食物或者过度放纵食欲。
影片前半段给到钟久的镜头都是再吃。女儿去警局被钟久送内衣裤桥段给了钟久晚餐的特写和台词:“不吃饭,你可真行。”说明吃是钟久的常态。另,被附身了就暴食。

嫉妒——因对方拥有的财产比自己多而心怀怨恨(更多的指能力、才能)。
妻子嫌弃丈夫行事不力,说别人家老公如何。

懒惰——逃避的欲望,懒惰及浪费所造成的损失为懒惰一罪的产物。
钟久属于逃避型人格,形式作风可见,遇事先避、逃跑。

傲慢——过分自信导致的自我迷恋。自负。
钟久上来认定是蘑菇的问题,他的说法还被新闻刊载。

暴怒——复仇的欲望,源于心底的暴躁、憎恨、愤怒,导致情绪失控而产生强烈的复仇欲望为暴怒。
钟久在怀疑日本人后做出的一系列行为都是报复。(同电影《七宗罪》史派西勾引皮特杀死自己堕入痛苦如出一辙。恶魔的勾引。)

【扔石头】
在第一次遇见无名(圣徒)时,钟久家除了暴怒其他都有触犯。故引起圣徒向其扔石头,这并不是简单地引起对方注意,而是在认定对方的罪,见:
《圣经》
原文:
耶稣行智救妇人
耶稣在圣殿里教训人时,文士和法利赛人带着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妇人来到。对耶稣说:“夫子,这妇人是正行淫之时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说该把她怎么样呢?”摩西在律法上吩咐以色列人,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因此,很明显文士和法利赛人不是不知道该怎样自治这个妇人,乃是来试探耶稣。问耶稣该把她怎么办。他们说这话,乃试探耶稣,要得着告他的把柄。耶稣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他们还是不住地问他,耶稣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

“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

换句话说就是:真正没有罪的,就可以用石头来打他认为有罪的。

所以圣徒一直在用石头扔钟久。
*有意思的一点是,影片00:20:47,警局桥段,队长说钟久:“你本来就胆小,性格又像个女的。”和钟久之前的淫欲构成“妇人行淫”。

【判罪】
影片02:18:19,钟久与无名的对话:
钟:“那家伙为什么,到底因为什么这样?”
无:“因你女儿的父亲犯了罪。”
钟:“什么罪?我犯什么罪了?”
无:“你女儿的父亲 怀疑别人,还想杀死,结果还是杀死了。”
这里的杀死,是指把自己的善念杀死了。这也和钟久离弃圣徒的行为呼应,并对三声鸡叫做出说明。

【三声鸡叫,三次不认主】(三次不认真正的拯救者,也是人的罪)
出自马太福音。预言彼得不认主。
原文:
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今夜鸡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认我。”
彼得说:“我就是必须和你同死,也总不能不认你。”

彼得三次不认主:
彼得就发咒起誓地说:“我不认得那个人。”立时,鸡就叫了。
彼得想起耶稣所说的话:“鸡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认我。”他就出去痛哭。

*片名《哭声》:指人的悔恨的痛哭与悲伤。钟久回家后的痛哭,就是自己对圣徒的失念与家人的悲惨懊悔。如导演所述:《哭声》是指人死了之后活着的人哀哭的声音。

*鸡叫并不是鸡叫,是人死前的尖叫(妻子与母亲)。只有两声。那最后一声应该就是恶鬼的尖叫。如果钟久不去,最好的结果是他活,自己家人连同恶鬼一并死亡。最坏的就是钟久回家发现真相,带着悔恨和痛苦活下去(活下来的备受折磨——影片结局)。
按影片发展看,最后一声应该是日光被杀时的尖叫。
——这段可能有疑问,日光不是恶魔一伙的吗?应该不会被恶魔控制的人伤害吧?
其实看影片设定就清楚:日光是出卖灵魂的人,不同于其他人类需要生前死后靠相机就已没了灵魂。因为日光是人,所以会被魔化的女儿杀死(魔化人见人就咬)。
另见导演采访可佐证的一段话:“日光出场之前有一场戏被删了,是日光看到孝真在挥刀子便问她「你为什么要这样」,孩子哭着说「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好像是疯了,求求您帮帮我」。被魔化的人不辩敌我。

————————

线索次二(人总有犯罪的念头,这点让他们会被恶魔吸引。)

【钓鱼】
恶魔抛下诱饵,愿者上钩。
电影中未对诸多受害者、施暴者的生活中的细节做过多描写。
但有个场景值得注意:影片25分时给出的河边场景,是对日本人调戏妇女的说明。
但我们可以见到女人惊叫前的远景里,两个人相谈甚欢。而后镜头结束于日本人的“你这个既肮脏又银荡的女人。”和女人的尖叫。这里说明女人在此前已给过日本人暗示,只不过未料到会有更过激的行为。日本人对于女人的出尔反尔感到愤怒。另外,可以看到,他们不远处就有另一伙人在河边野炊。女人应该是好奇日本人并与之交谈后两人才坐在一起闲话并熟络起来。这说明女人内心的浪荡让她引起了恶魔的兴趣,恶魔也发现了这点。

“这个傻瓜竟然咬住了鱼饵。”
在钟久撞到日本人,不施救,并出于自己的意愿和愤怒把他扔下山崖时,驱魔师说了这样一句。山顶圣徒的悲伤表情中可见失望。
*日本人躲钟久时不时看到无名圣徒的身影,更像是善恶之间博弈时的对视。两人都在为把人拉向自己处时略有得意或挑衅对方。

【圣痕】
影片02:20:02,日本人(恶魔)向辅祭阐述真相时引用了影片开头的《圣经》原文,即“向圣徒显现”,同时给了他的手一个特写,可以清楚的看到手心有个洞。
这个洞即是圣痕,耶稣被定十字架时留下的。(梅尔吉布森导演的《耶稣受难记》有过展示)
但这点在教会的观点中有着不一样的解释:
在16世纪召开的特兰托公会议上,教会便声称这种现象为“撒旦玩的把戏”。 当时经常会有人作假欺骗民众钱财。只对普通教民来说,这种把戏一直是纯洁无瑕的象征。(正应对了辅祭的身份,普通教民)神父们认为,当一个人受到“魔鬼诱惑”,认为自己就是圣者,便会出现这种“圣痕”,可实际上是其全身心已被撒旦控制。(这正是导演创作电影时听到的真实巫俗人的故事——巫俗人每天祈祷能够见到神,祈祷神进入到自己的身体里,某一天巫俗人感觉到了神的到来,以为神已经进入了自己的身体,但其实进来的是野鬼,后来他的行为举止也变得奇怪了起来,然后去世了。)

同时,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圣痕:对受难者来说,圣痕就是人类的暴力和愚蠢造成的痛苦结果。

恶魔向辅祭引述《圣经》耶稣的话,就是在蒙骗,是诱惑与伪善。

圣经中恶魔靠发现人类内心黑暗作为手段腐化人心(诱惑夏娃吃禁果),做出恶行,而坠入地狱被恶魔征召及享用灵魂及恐惧,以食用恐惧。

导演采访中,有个回答也说明恶魔的引诱也伴随着人心变质:
有人问「他为何会死」,有人对此给出的回答是,「不让去的地方偏去,不让做的事情偏做,让无辜的人成了杀人凶手」

————————

线索杂(补充宗教说明)

【女子白衣】
启示录7:13-14中对圣徒的描述:
长老中有一位问我说:“这些穿白衣的是谁?是从哪里来的?”14我对他说:“我主,你知道。”他向我说:“这些人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了。”

【黑羊】
挂在门口的黑羊、日本人祭祀用的羊头。
恶魔、撒旦化身。奉献给撒旦。

【照相机】
各影片里经常被用作摄取灵魂的工具。生前和死后的不同,拍摄两张,放在供奉撒旦的祭坛上的贡品。影片中日本人给卡车里死亡男子照片(灵魂)做法后(穿插日光给女孩做法的桥段),男子成为行尸(恶魔),说明做法成功。同时也可证日光给女孩的做法是催化她变成恶魔,但被钟久打断(实际暂时救了自己女儿)。

END

后话:可能有的人会觉得这是对影片的过度解读,但导演给出的影像、镜头、特写、声音等,都是在说明自己的意图,证明自己的观点与思想。并不是直白地指出来就是存在的,没在对话中提现的就是臆测的。构成影片各个部分的集合表现就是导演的真实意图。

————————————————————————————————————

和大家聊得越多看到的细节越多啊,感谢!感谢各位!同爱看电影。

补充:
朋友看过后闲聊又发现点东西:

【结尾钟久家】
按照之前思路:女子圣徒,吓走日光,准备抓日本人。
所以最好的结局是,3声叫是钟久家人2声,日本人一声。
但日本人知道女子在防着他给他下套,所以日光逃走的路上看到的飞蛾幻觉是日本人干的(电影有关幻觉的场景都是日本人作祟),这是日本人逼着日光去回头帮他拍照拿灵魂。日光是人类,去就没事。女子没料到日光会回来。

最好的结局是:钟久家人死,日本人去拍照时死,女儿没准能活,钟久活。
最差的结局就是电影结局:死了这么多人还是没人信女子,没能抓住日本人,钟久家还让日光拍了照,以后继续有人牺牲。

按照最后钟久进门花枯萎来看,花枯萎是人类接近的结果,几束花都枯萎,女子的捉恶魔的阵就被破坏了。所以她守住钟久家门口,吓走了日光。日光呕吐流鼻血没看到什么后遗症,可见女子的法术并不会对人体造成太过分的损伤。女子的法术对日本人的效果应该也和对人一样属于“有作用但不伤害”。

不知大家注意没有,日本人房子附近有石堆也有符咒类的悬绳,应该是防止女子来妨碍他施法的。在钟久砸烂他家后,他做法时被女子牵制也算有铺垫。

【猎人无辜?】
“恐惧”不是罪。猎人无意中看到了日本人,他对日本人的恐惧造成他对恶魔的直接抵触,所以腐化和勾引对他是无用的。一切日本人的勾引只会让他躲得更远。恶魔放他一马也是为了能让更多的村民关注自己,从恐惧中更方便地发现猎物。如果影响过大导致没人敢接近自己,这不还有日光呢嘛。
林中猎人遭“雷劈”应该是圣徒的惩戒吧,“叫你丫乱说话!叫你丫招更多人看他!”

【恶魔的设定】
日本人的身份。日本人在东亚中是容易招致嫉恨的,恶魔化身为日本人身在一个偏远、人口稀疏的韩国小镇,一是为引起镇中住民的注意,二是先入为主的观念让他更易被怀疑和被归罪怨恨。只要他发现了仇恨的种子,就会带人堕入地狱,就是诱骗、嘲讽、欲擒故纵,恶魔常用的手段。

【夹在原始欲望和神性中间的人类与博弈】
现代人与宗教的关系有点微妙,现实是:不信教不代表宗教不存在。不信神鬼不代表看完鬼片、悬疑片不害怕。为什么害怕?按理说不信教应以科学为本嘛(钟久一开始不信这个,但后来的事也让他发疯),但绝大多数人还是害怕。

原因就在于人到现在也说不清支撑住肉体赋予它活力的这部分到底是什么,能否脱离肉体存在,与肉体又是怎么发挥作用的。人对神魔的敬畏和恐惧根本原因是来自于对自身的不解,这才引起了科学与宗教的一切矛盾。

人把能解释的归为科学,解释不了的归为宗教,很简单,但很有用,如此便平息了不少争端。(题外话,《星际争霸》的种族都分为人—中和、神—强大精神力、虫—极致肉体,可见宗教观念对这些国家的影响,再者就是涉及领域之广之细。)

天使和恶魔的形象根源来自于人对善和恶的理解,宗教将这两种模糊的精神状态化为了具体的形象。两者势均力敌,各司其职。一者携归善人上天堂,另一则管腐化带入地狱。两者也有争端,但大多数时是保持平衡的。所以影片中的女子和日本人更像是在博弈,人类是就是棋子(可见《暗黑破坏神》都是用腐化或感化人类作为对抗,不直接介手)。

影片中,女子和日本人对对方的存在都认可,但都不直接行动,都是靠人来完成奴役和捕捉,所以只能小范围或临时影响对方,为的是不破坏平衡。这解释了为什么两者不直接厮杀的原因。分工明确,打破平衡会引发直接战争。(还是《暗黑破坏神》的桥段)。《圣经》中也是如此,启示录章节——恶魔先毁灭,天主再重建。如此微妙也让山林中日本人逃跑的戏份更值得玩味——恶魔不断示弱,引诱人犯错给圣徒看,而看到结果的圣徒的表情更多是不甘。

最后女子劝说钟久不回去时一上来的话是“我做好了陷阱,只等来就是。”表情和语气中带着的是不屑和得意。

导演在采访中谈到:我希望电影能向他们传达一个这样的信息:我看到了你拼死的努力,尽管结果如此,我们在过去的2小时30分钟都看到了你的付出,这不是你的错,你是对的。

电影中的人是悲剧的,是夹在中间的牺牲品。
这应该也是导演的悲剧情结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01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官网娱乐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线索串接,一个爱国导演的失控拔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