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很爱很爱的,故事背景

       很多人都说这是一部关于loser的电影,其实我想说这是一部关于普通人的人生电影,每一个人的人生都在这部电影的投射之下。普通人不是loser,只不过我们都没有成功。电影总是将生活艺术地夸大,让观众在放大的快乐或悲情中寻找暗藏在自身生活中的一角,从而产生较为强烈的共鸣。而《醉乡民谣》选取了我们生活中种种的悲剧因素进行放大,因此观众将其定义为了一部关于loser的电影。
       电影的英文名《Inside Llewyn Davis》比中文译名《醉乡民谣》要更接近其想表达的主旨。Llewyn Davis用自己的歌声唱着内心世界,但是将人生置于社会上,就免不了要学会些追功逐利的技巧才能更好地生存,而将人生置于时代中,就免不了要有些审时度势的机智才能更高地存在,但Llewyn Davis将这两点统统拒绝了。因为他内心中更多的是停留而非前进。
       Llewyn Davis的生活是简单的,只因一个想法,便拒绝其他尝试,拒绝有悖于这个想法初衷的所有改变。只为一个想法而活的人是单纯的,却单纯得过于执拗了,时间不会陪着他停滞不前,被时间推着走的其他人,起初与Llewyn Davis是同伴,之后便慢慢疏离,不是情感上的,而是思想上的,Llewyn Davis的存在在他们看来已经越来越不真实,不真实的东西仿佛就没有意义,但Llewyn Davis又是不可或缺的,因为他牢牢抓着过去,抓着身边的人、身处的时代的过去,他在执拗的坚持中错过着别人的建议,错过着成名的机会,错过着大把的金钱,反之,他在慢半拍的错过中把自己越来越活成了回忆,人不可能丢掉回忆,因此Llewyn Davis必须存在,却存在于一种陈旧的色调中,存在于让人欲哭无泪的回望里。
       而这一点投射到我们普通人身上,谁没有过对过去的保守,谁没有过对这份保守的自恃清高呢?只不过我们最终还是要选择向前和改变,所以我们的生活即便有重复也不是Llewyn Davis的这种死循环(电影用首尾相接的剪辑手法向观众传达了一种人生死循环的悲剧命题)。

              《醉乡民谣》观后鉴赏 民谣能让心静下来
  
       在一节选修课上观影了《醉乡民谣》,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聆听着民谣的旋律领会着歌词所要表达的思想和感情,其实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在其中我会不由自主地思考问题,与歌谣表达的内容相应,思考生活上的自己有哪些是需要改进的和警戒的,反思勒维恩戴维斯Llewyn Davis 在道德层面上于理不合的行为,例如两次是她人怀孕,却两次都想别人打掉孩子,而且连打掉孩子的时候都不愿在场,这使得戴安生下了孩子,自己有了两岁的儿子都差点不知道,然而Llewyn Davis 知道了,却没有做出任何行动,只是在驾车两次经过阿加伦的入口时迟疑了半秒,并没有进去看望自己的孩子和为自己生下孩子的曾经的情人,当时我看到这段的时候觉得主人公Llewyn Davis 的的确确是一个loser,在任何地方都是一个输家,无论在芝加哥,阿加伦,还是纽约的格林威治村,我觉得我可以这样称呼他了“一个搞艺术的流氓无赖”,但是后来我也替Llewyn Davis开脱找了些理由:在戴安生下孩子这件事情上,在医生没有告诉Llewyn Davis 戴安回古加伦生下了孩子之前,Llewyn Davis 的确不知道,我猜想假如Llewyn Davis 能早点发现戴安生下了孩子,在那段Mark还没死的不怎么糟糕的时期,我认为Llewyn Davis 会认真的负上责任的,有了孩子有了责任,大概他也知道未来究竟要怎么过,不会走这么一段曲折的弯路。作为一个有社会属性的人,存在的价值就是责任,我们因责任而觉得自己是存在的,有价值的,Mark的例子也正好反映了这般问题,没有找到自己的责任,而放纵自己的生命消逝,在华盛顿桥跳下自杀,死后是没有外人会理解的,因而遭到了罗兰特纳的讽刺,正如一个小混混从布鲁克林大桥跳下自杀了,是没人会理解小混混的辛酸的,也许在小混混看来是很辛酸,生活很糟糕,但在外人看来这根本不值一提。
  Llewyn Davis 这个人物是相当的复杂的,正如我们老师所说的,他虽然生活上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无赖流氓,生活不修边幅、糜烂,但是在搞艺术的层面,他可以称的上是一个有追求的朝圣者,他追求的艺术是跟物质不搭上任何关系的,追求精神层面的,可是正因如此,“I don’t see a lot of money here”--Mr .Grossman 以Llewyn Davis 不够赚钱而不能接纳他独自在door of horn 演出,但Grossman 先生知道这家伙是有一点能耐的,所以也建议他和别人一起组建三人重奏,但是Llewyn Davis 直接想都不想就拒绝了,这是他个人原因,也没什么好说的,他心里的结,Mark的死始终对他有很大的影响。Llewyn Davis 千辛万苦来到芝加哥door of horn,怀抱着一丝希望,但是到最后Grossman先生拒绝他的时候,那表情,他脸上显露出来无奈凄惨的表情,我到现在都没法忘记,不能不说奥斯卡的演技还是挺出色的。Llewyn Davis 是一个对艺术有追求的,生活上一团糟的大潮流中的一份子。在我心里,搞艺术的人往往都会有真性情的,Llewyn Davis 也不例外,他的真性情其实可以从好多晓得场景中看出来:
A感恩,就从猫开始,为何Llewyn Davis 会如此紧张这只公猫,原因是猫是葛菲恩家的爱猫,葛菲恩家对Llewyn Davis 照顾有致,不仅把Llewyn Davis 当成以为艺术家,而且还经常免费提供住宿和食物,所以Llewyn Davis 一定要把猫还回葛菲恩家,这也是Llewyn Davis 不想有失于恩主的一种表现,大家还记得有一场jean和Llewyn Davis 斗嘴的戏吗,那段中Llewyn Davis 说他弄丢了葛菲恩家的猫感到很难过,这也让jean大吃了一惊,大家还记得jean和Llewyn Davis 在咖啡馆对话的那场戏吗,在谈话的途中,Llewyn Davis 莫名其妙的离开了咖啡馆到外面去捉猫,把猫捉回来之后非常开心,这充分的表达了他对欣赏自己的人知遇之恩,连猫也受恩了,从侧面来看,这也是凸显Llewyn Davis 对艺术的热爱。
B爱情,你们还记得影片中Llewyn Davis 对谁说了唯一一句”我爱你”,是对jean,这位朋友的恋人,他爱上了朋友的恋人,虽然这是世人看来是非常不道德的事,然而在这里我觉得是表达一位艺术家的随心而行,不受约束的追求爱情。一句“我爱你’出自一位搞艺术的人之口,我有理由相信这是由心发出的声音,他是爱着jean的,我始终的认为。
C愧疚,Llewyn Davis 对没有对戴安尽到责任而感到愧疚,对自己的孩子没有尽到抚养责任感到愧疚,所以当他从医生口中得到戴安生下孩子的信息后第一反应是惊讶,第二反应是愧疚,驶车经过古加伦的时候的迟疑也依然是愧疚,很明显愧疚相对第一次是加深了的,他凝望着灯光通明的古加伦,心里可能在想戴安和孩子没有了自己可能在古加伦生活得更加安详无忧,这是一种悲观的情绪,但这也是对其愧疚的一种舒缓,人总是这样的。接着Llewyn Davis 在驶车返回纽约格林威治村的途中一不留神、刹车不及撞了一只野生的动物,为此Llewyn Davis 很意外惊讶,然后下车查看,细看中看见一只黄色的小动物一瘸一瘸的爬回树林,片中还播放着极其悲凉的音乐,加上下雪,白雪飘飘,这场景真的无敌无敌有内涵,给人的感受也相当的深刻。我认为受伤黄色的小动物其实指的就是Llewyn Davis 在芝加哥被拒受挫,一瘸一瘸的爬回森林其实就是指Llewyn Davis 拖着悲伤疲倦地心回到格林威治村艺术家大森林的写照。从影片中可以看出Llewyn Davis 相当的愧疚,他车外细看的时候的表情表现了他很怜悯那只受伤的小动物,同时也能感受到他非常的愧疚伤心,Llewyn Davis 回到车内后深呼吸了一下,停顿了几秒才继续开车的,说明他这让他很深刻,对情绪影响很大,但从侧面看,这恰恰表达出Llewyn Davis 的真性情的一面,他是有感情的,有血有肉的。
D,亲情:Llewyn Davis对父亲深重的爱,其实在他给父亲演奏父亲最喜欢的歌谣的时候,已经说明Llewyn Davis对父亲是有爱的,只是不善于表露。
E, 愤怒,罗兰·特纳在车上对Llewyn Davis 多次的恶言讽刺,这让Llewyn Davis 好生愤怒,只是如果显露了出来的话就不好再搭便车了,所以也没有以恶言回应,然而罗兰·特纳竟然讽刺Llewyn Davis 的伤疤Mark,说Mark选择在乔治·华盛顿大桥自杀而不在布鲁克林大桥自杀很愚蠢,这话让Llewyn Davis 非常的愤怒,所以他恐吓了罗兰,恐吓的话也相当的粗俗,不过某些人看来会很搞笑。其次就是Llewyn Davis 对民谣这路子丧失的几乎全部的希望,然后想去跑船,可是刚交钱上了名册报了名,回到sister家却发现水手证等证被扔了,他很愤怒,此时的愤怒是直指上天的,怪命运捉弄人,然后呢,没有这些证跑船混口饭吃也行不通了就想去拿回今早上交给船行的钱,不料那个可恶的家伙却以上缴的钱恕不归还为由拒绝退还钱,Llewyn Davis 非常的愤怒,他愤怒的是社会吃人剥削人的制度。最后,Llewyn Davis 在煤油灯酒馆和帕皮聊天,发现自己深爱的jean被很多人fuck过,而最让自己接受不了的是卑鄙无耻的帕皮也以让jean继续在煤油灯酒馆继续演出为由胁迫jean,最后jean惨遭毒手,Llewyn Davis 很生气,很愤怒,酒馆当时的贝蒂上去演唱民谣,Llewyn Davis 觉得贝蒂唱民谣非常糟糕,此时的Llewyn Davis 觉得深爱的人被摧残,自己执着追求的民谣被玷污,世上美好的东西都貌似不复存在了,他承受不了,瞬间崩溃了,所以,接下来,Llewyn Davis 愤怒爆发了,他憎恨酒馆里的所有事情,最后他也离开了酒馆。
很多人都看出来了片中的一个亮点:尤利西斯,接下来就谈一下尤利西斯对本片的重要作用。
 希腊神话里奥德修斯(拉丁名是尤利西斯)在特洛伊战争结束后的回国途中遭遇艰难险阻,历经十年漂泊终于回到故土。片中被Llewyn带离教授家的那只猫也叫尤利西斯,经历种种曲折后回到教授家中。导演借用这只猫将男主角和奥德修斯建立了一种平行对照的关系。在片中离开Gaslight Cafe后,Llewyn在短短几天内经历了各种世态炎凉和挫折打击,包括那段颇带迷幻色彩的芝加哥之旅,最后返回Gaslight Cafe——他音乐梦想的精神家园。用希腊神话英雄的名字来命名一只猫,可见科恩兄弟的幽默,不过这猫还有另外一番寓意。Llewyn对这只猫不离不弃,映衬了他对搭档Mike的珍惜和怀念,这只猫其实是Mike的影子。
 以男主角的尤利西斯之旅为基础,整部影片都是构建在一个循环结构上:影片第一幕——Llewyn演唱Hang me之后遭到一顿毒打,最后一幕的内容也基本相同,第一幕实际是倒序;男主角前后两次借宿教授家中,两次得罪教授妻子(第二次是一个很像教授妻子的土气女歌手),还有两次在地铁上遇到盯着他看的怪人。Llewyn讥讽那个女歌手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他理解民谣音乐的意义是在被人暴打之后,他才找回了失落的自我。不过,导演处理得还是很幽默。
影片的循环结构不是简单的重复,而是前后呼应,它对应着影片的基调从阴暗逐渐变为温暖,希望之光显现。影片最后一段,唱过Hang me之后(影片第一幕也唱了这支歌),Llewyn接着演绎了他和Mike创作的If I had wings,前者歌名歌词都悲观消极,后者则积极乐观,歌曲风格的转变对应着男主角心历路程的变化。If I Had Wings在片中也被唱过两次,第一次Llewyn无意伤害了教授的妻子,第二次男主角已经走出人生的低谷。Llewyn唱完之后,改变美国民谣历史的Bob Dylan登场,他在Gaslight Cafe的演出是其伟大音乐生涯的重要起点。导演这个场景的设计很内敛和晦涩,对民谣历史不熟悉的观众也许看不出来,但对于本片男主角和其他奋斗中的民谣歌手充满了象征性的积极意义。
对于剧情人物的想法,大致都已经说完了,接下来我想谈谈片中的民谣。假如你是看过这部影片的,相信你一定为片中吉恩和吉姆演唱的《five hundred miles》着迷,悠扬的旋律,在诉说离家的思恋。下面是片中所出现过的歌谣:

如果你不知道科恩兄弟是谁,那么可以看《醉乡民谣》,很多人说这是科恩兄弟拍的最温柔的电影。我得说我几乎无法表达对于《醉乡民谣》有多么喜欢,从听到Llewyn Davis唱的第一句“Hang me oh hang me”就惊呼怎么会有这么美的歌。Llewyn Davis说“如果一首歌从来不像是新的,也永远不会变老,那么就成了民歌”,这句话让我一下子想到哥哥张国荣在拉阔上唱《Country Road》时候说的话,他说民歌“就是永远长不大的,长唱长有”,我觉得Llewyn Davis的话跟哥哥的话异曲同工,所以一下子便想到了。
科恩兄弟的影片风格被概括为“特别而神秘的电影类型;复杂情节下的简单剧情;扭曲和黑色的幽默;对于气氛的出色把握。”《醉乡民谣》便是一种对于气氛的出色把握的典型代表,片中的一切其实都有着怀旧的氛围,但是依然冷硬,看不出同情、批判或者其他任何东西,他们只是引领着你跟随Llewyn Davis去经历他所经历的。
片头是1961年煤气灯咖啡馆,Llewyn Davis唱着让人心动的《Hang me oh hang me》,一种向死而生的感觉,这也似乎表达着Llewyn Davis那一直坚守的对于艺术追求的信仰,那种缓缓流入人心间的音乐总让人产生无数的共鸣。
Llewyn Davis是一个坚守着自己梦想的音乐人,他坚守着自己的民谣,对于商业歌曲有点嗤之以鼻。在片头那让人惊叹的歌曲延长结束时我甚至觉得这不是科恩兄弟的电影,因为太温暖了,少了冷、硬和某种不可预知的神秘感,不过后巷里那个“穿西装”的人挥拳打向Llewyn Davis的时候终于发出了不可预知的信号,我很满意这个部分挥出的拳头。
Llewyn Davis的命运如何呢?靠着演出的微薄收入度日,到处向朋友借钱,向熟悉的或陌生的人借宿,还想要保有自己的尊严,这也就是他在还朋友猫而被朋友邀请吃晚餐并且请他唱歌之后他发飙的原因,他认为自己的艺术不应该被廉价贩卖愉悦他人而换来一顿晚餐。这当然也有他得知自己有个以为早就被流产实际上已经两岁的孩子之后情绪崩溃的反应。
影片中的房子都是很逼仄的,门与门之间形成三角的形状,让人觉得透不过气,而这也是Llewyn Davis的生活,生活也把他逼的喘不过气来。因为跟朋友的老婆乱搞而致使吉恩怀孕,所以吉恩只好打掉,但是Llewyn Davis生活窘迫,好不容易有机会有了演出得到点小报酬为了拿到现金所以决定不要版税,这里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他询问吉姆这是谁写的歌词,可以看出他说对这歌词也是一副嗤之以鼻的态度,没有将之说出口完全是顾及了朋友的面子。但在Llewyn Davis失望地从芝加哥返回纽约之后再回到莉莲夫妇家的时候,却意外地得知那首被他嗤之以鼻的《拜托啦,肯尼迪先生》会爆红,并被问到他是否有拿版税。好吧,科恩兄弟真的喜欢loser的故事,而且他们的故事总是环环相扣,没有任何拖泥带水。
我喜欢片中总是不断出现的猫,当Llewyn Davis在跟吉恩见面后发现自己要找的猫在大街上时,他慌忙去追并且向吉恩道谢说“多谢你提出在这里见面”。我觉得那只猫就是Llewyn Davis,影片中的猫咪总是不断出现,我觉得猫在这里是个隐喻,表达了很多面,至于大家怎么想,那应该就是千人千面。Llewyn Davis呵护猫咪就如同呵护他对艺术的执着追求一样,当他在去芝加哥的路上抛弃了那只猫的时候也许就于是着他在到处碰壁之后会放弃艺术吧。
在决定放弃艺术的时候,Llewyn Davis没有什么挣扎和痛苦,很显然他已经竭尽全力去努力追求过了,得出的结论是民谣“不卖钱”,所以尽管哪位芝加哥的经纪人欣赏他的音乐却还是拒绝收留他,只要看到那位经纪人又窄又小的办公室就不难理解他的决定。着同样让我想到张国荣在拉阔上所说的那些老板对于民歌的反应“民歌?不是那么好销的哦”。由此,利益对于商人来说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在花光自己手上所有的钱去补交的海员会费之后,却发现自己的舵手证和海员证居然被姐姐丢掉了,而要补办的话还需要钱。我只能用悲催来形容Llewyn Davis的命运了。但我很庆幸这是科恩兄弟的电影,不然换做别人也许要拍成一个最后终于飞黄腾达的故事了。想想看,现实生活中,像Llewyn Davis这样努力执着付出追求梦想想要寻求回报而不得的人有多少啊。
我很喜欢吉恩,我觉得她是爱着Llewyn Davis的,虽然一直跟Llewyn Davis恶语相向,每次见面两个人都是爆粗口,但那就是爱的表达方式吧,吉恩喜欢Llewyn Davis,尽管总是骂他但是会担心他没有住处,最后得以在煤气灯咖啡馆里演出,是因为吉恩将自己献身给咖啡店的老板。
影片头尾都用了Llewyn Davis在咖啡店演唱并且被打,说明Llewyn Davis生活一直是那样的延续,就如同生活是一个圆,总在不断循环往复。没什么要被同情或者怜悯,只是生活的展现,我喜欢这样的电影。
科恩兄弟的电影之前看过《冰血暴》、《阅后即焚》、《严肃的男人》、《老无所依》。记得第一次看完《严肃的男人》之后一头雾水,总觉得那是个未完的故事。其他几部电影给人严酷的冷酷感,所以现在看《醉乡民谣》实在觉得是非常温柔的电影。

       科恩兄弟的电影都非常注重故事发生的背景与环境,故事与背景一定是有巨大关联的。也就是说,纵观科恩兄弟的电影,不论是《血迷宫》,德克萨斯州的荒漠;还是《冰血暴》,明尼苏达州的寒冷;亦或者是《谋杀绿脚趾》中“督爷”所处的九十年代的旧金山等,故事、人物与背景环境都是密不可分的。这部《醉乡民谣》也不会例外,故事的背景被设定在美国的1961年,那就是鲍勃迪伦首次现身格林威治村的那一年,而且一定是那个1月。
       故事开头便发生在纽约格林威治村中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酒吧,Llewyn Davis 抱着吉他歌唱。
       -----------------------
       关于故事背景,那场大浪潮,我们从格林威治村入手。
       
       格林威治村是纽约的艺术家集中区域,换个例子来讲,就相当于背景曾经的摇滚乐集中区“树村”,或者是“798“。格林威治村在30年代、40年代初极为火爆,尤其是伍迪格里斯和皮特西格和他们的”年历歌手“以及”织布工“。当时在格林威治村表演的歌手与乐队基本上都是左派,也就是共产党,39年,苏联与德国签订互不侵犯条约,左派歌手被咒骂,而经过后来的努力加上苏联反击、美国参战,使左派歌手又重新抬起头来,直到1950年,麦卡锡发表了一份针对共产党的演说,自那开始,红色恐怖便在美国蔓延开来,左派歌手跑的跑,被抓得抓。到此,或此之前,第一次民歌复兴就结束了,它基本上起于洛马克斯父子缔造出的铅肚皮和伍迪格里斯,止于麦卡锡。
       而我们知晓的,熟悉的,六十年代开始的美国民歌复兴,实际上是第二次民歌复兴。可能,你会以为第二次民歌复兴是故事结尾处脖子上架着口琴的青涩的鲍勃迪伦缔造的,实际上是”金斯顿三重唱“。
       
       那么,从”金斯顿三重唱“起,至鲍勃迪伦演唱这段时间,是美国民歌爆发前夕的状态,故事的主角Llewyn Davis身处其中。而从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到,科恩兄弟就是把这么一个当时二线的民谣歌手,拍成了电影。他同大部分在格林威治村的垮掉派歌手一样,在这激荡和尴尬的时间内,被”大浪潮“扑灭。
        
      “锡锅街”缔造的“金斯顿三重唱”毁灭了Llewyn Davis。
      “锡锅街”是美国早期的音乐生发行线,它与现在各色的音乐发行方不同,它是垄断式的、且单调的生产线路,所有的音乐由它筛选,统一通过无线电发送至每一个美国人的收音机里,它,便是权威。
      故事中Llewyn Davis与Troy打岔,问Troy当年在军营里看没看到过“猫王”,这句损话实际上便是在说五十年代的”乡摇“(Rockbilly,加快版的黑人布鲁斯,也就是节奏布鲁斯的白人演绎)风潮崩毁,它让锡锅街重新锁定到了民谣,因为民谣就像Llewyn Davis在开场歌曲唱完的那一句说的:”不新鲜但也不会过时。“
      正是因为不新鲜也不会过时,民谣成为了锡锅街的新宠儿。1957年,斯坦福大学中的一个咖啡馆中,一位名叫弗兰克·沃波的人敲定了三个民谣歌手,让他们组成合唱,他们便是”金斯顿三重唱“。1958年,金斯顿三重唱的第一张LP大卖,其中的一曲《汤姆杜丽》(Tom Dooley)成为民歌复兴的起点。
       当时LP的转数虽然已经推出33转的唱片,能够播放更长的时长以及更好的音质,但45转的LP因为播放机价格便宜,唱片价格便宜,虽然两面一共放10分钟,但仍然受到大家喜爱。而三重唱的火爆,加上锡锅街的播放制度,再加上唱片的转数,民歌开始趋于功利化,但一旦翻了身,瞬间就会变成”角儿“,赚的一手大钱。片中,Llewyn Davis帮别人录的”求求你肯尼迪“被别人看好,别人告诉他很羡慕他们民歌歌手,红了一首歌便不愁吃不愁穿。正是因为这样的心理,当时的民歌手都比较倾向于组成“XX重唱”,正如我们在片中看到的那样。这时可以看出,科恩兄弟的角色设置是非常好的,Llewyn Davis作为大潮中的一员也组成了一个二重唱,他们或许可以在大浪里成功,但Mike的死,使他只能一人歌唱。在他去Gate of Horn的时候,或许是因为只能他一个人唱,导致了他的失败。而也是因为mike的死,他丧失了前进的希望,于是像很多残留的左派民歌歌手,歧视以赚钱为目的的商业性很强的多重唱组合,他们唾弃别人,但反过来看,自己却已经落后于时代的脚步了,这或许就是Llewyn Davis所发现的。
       ------------
       与时代错身而过,Llewyn Davis与艾伯特·格罗斯曼(Albert Grossman)。
       
       剧作里,故事发生不久我们便知道Llewyn的唱片被寄到了Gate of Horn(号角之门,是格罗斯曼在31岁与同学所开的一个民谣酒吧)。
       号角之门在当时已经成为了民歌演出的一线场所,于是很多对自己能力有信心的民谣歌手都会寻求去那里演出的机会,因此他们会寄唱片给格罗斯曼。那时的格罗斯曼,已经是民歌界的大腕了,但他为人刻薄,商业头脑极其发达但没有怜悯之心,许多乐手被他无情的拒之门外。Llewyn Davis,就是其中一员。
       为什么说Llewyn Davis与格罗斯曼错身而过就是与时代错身而过呢,影片中,剧作设置了这么一个对话,就是格罗斯曼邀请Llewyn Davis去作和声,那么这个和声是谁呢?当时的号角之门招进来了两组人,第一组是一个人,也就是民谣皇后贝兹,她相当于电影的”jean“,美丽,声音动人,另外一组是PPM组合,一个三重唱,一女两男。鲍勃迪伦与贝兹交情很深,而PPM,则将《柠檬树》诠释为经典,且在同一张LP中,把鲍勃迪伦创作的《答案在风中飘》传唱出去。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Llewyn Davis是与时代错身而过的,就如同他被打之前,看到台上的鲍勃迪伦在演奏一样。被打后,他明白,这个时代可能不属于他。
       回到1961年的一月,鲍勃迪伦和Llewyn Davis一样,在格林威治村找到了一家叫咖啡哇的咖啡馆,随意演唱了几首歌,然后住在了别人的沙发上。
       Llewyn Davis,便离开了民歌。    

       Llewyn Davis因为坚持而错过,又因为错过而不得不坚持。我们可以看到,在电影中Llewyn Davis并不是极端的个人主义者,他也会按照别人的建议走,但悲剧的是,他采纳得不够及时,而是要经历坚持、犹疑、放弃坚持之后,才会选择先前从他人那里听来的某个建议,严格来说这不叫听从建议,而是在自己无路可走时无奈地拾起曾经被自己当做垃圾的建议。正是这种性格特点让他真正地被时代和人群远远甩开。电影中展现了多次这样的相错,不禁让观众替他懊恼、替他惋惜、替他无谓地着急。
        这一点,对于我们普通人,有着更易被感知的相似感。否则,我们生活中怎么会经常用到“肠子都悔青了”这句话。当意识到后悔时,我们便算是醒悟了,但是这种迟来的醒悟不可避免地决定了后悔的结局。面对我们自己想要的,起初我们都很坚决,但当面对更加坚决的现实时,我们筋疲力尽,开始犹豫,开始怀疑自己,便对别人的话语失去了最基本的判断力,仿佛尝试着按路人甲的一句话去做就可能改变霉运,于是我们搜寻着过去被自己拒绝的可能性,本想钻运气一个空子,却发现运气早就溜走了,无尽懊恼中我们又乖乖地回到自己路上,继续着最初的坚持。正因为这样,我们觉得走得好累好曲折,充满了讽刺和自嘲。
        Llewyn Davis是善良的,正如我们所有普通人一样,被生活虐心,却没有失去最起码的道德和良知。片中Llewyn Davis对动物的怜爱超越了女主认为的最重要问题,对已故搭档的悲切思念超越了活着的人对生活重燃的热情,在Llewyn Davis与他人思想的对比下,我们即便看他的善良和脆弱,都是与周遭、与主流那么格格不入,这也难怪,如果Llewyn Davis代表过去,就不可能和现实天衣无缝地对接,正是这种差别,让我们意识到,Llewyn Davis只能是Llewyn Davis。
        我很喜欢Llewyn Davis的一句话:”如果一种歌曲既没有新意,也无法过时,那它就成了民歌。“电影多处插入民歌,尽管有的地方插入得稍显生硬,但是民歌是这电影的魂,Llewyn Davis像极了民歌,既无新意,也无法过时,他就在那里,再不和谐也是个确然的存在,就像我们的一段过去,没有过去就没有现在,但处于现在便回不到过去。Llewyn Davis将我们的坚持、清高、犹疑、放弃、无奈集于一身,独自行走在街头或坐在地铁中,偶尔可能抱着一只无家可归的猫,路人的一瞥可能是不解可能是嘲笑,但更多的是一种悲悯。
       我们人人都是Llewyn Davis的一个侧面,他放大了所有侧面成就了一部loser的电影,我们拥有却缩小着某些侧面,过着普通人的生活。

  1. Hang Me, Oh Hang Me (Oscar Isaac) 3:20
  2. Fare Thee Well (Dink's Song) (Oscar Isaac & Marcus Mumford) 3:00
  3. The Last Thing on My Mind (Stark Sands with Punch Brothers) 3:35
  4. Five Hundred Miles (Justin Timberlake, Carey Mulligan, Stark Sands) 3:27
  5. Please Mr. Kennedy (Justin Timberlake, Oscar Isaac, Adam Driver) 1:59
  6. Green, Green Rocky Road (Oscar Isaac) 3:17
  7. The Death of Queen Jane (Oscar Isaac) 3:57
  8. The Roving Gambler (John Cohen with The Down Hill Strugglers) 3:04
  9. The Shoals of Herring (Oscar Isaac with Punch Brothers) 1:41
  10. The Auld Triangle (Chris Thile, Chris Eldridge, Marcus Mumford, Justin Timberlake, Gabe Witcher) 2:42
  11. The Storms Are on the Ocean (Nancy Blake) 3:15
  12. Fare Thee Well (Dink's Song) (Oscar Isaac) 2:47
  13. Farewell (Bob Dylan) 2:10
  14. Green, Green Rocky Road (Dave Van Ronk) 3:44

      Llewyn Davis
      
       剧作里的Llewyn Davis是极为符合那个时代的,他是那个时代的异类,在地铁中被人观赏,他也如同万千民谣歌手那般,被埋没。
       
        捋一下Llewyn Davis的线,我们发现,他的人物改变线路非常像科恩兄弟的另一部电影:《严肃的男人》。
        Llewyn Davis开始对于民歌是炽热的,他鄙视商业歌手,搭档死去使他更加痛恨商业(也是有吃不到葡萄的心理),而后在唱片商对他一次又一次的忽悠,去往芝加哥路上遇到的爵士歌手,号角之门的碰壁,喜欢的人被睡来睡去,种种,一步一步瓦解了他。在长达1个多小时的瓦解之后,他去看望了父亲,归途路上又看到了《incredible journey》的海报,海报内容是”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它们,它们的本能让他们穿越了广袤无际的加拿大野生区域“,这让Llewyn Davis有了一线希望,而正在他以为自己要恢复过来的时候,鲍勃迪伦出现了,那个老妇人的老公打了他,然后Llewyn Davis被彻底瓦解掉了。
        《严肃的男人》中,主角不给韩国人作弊,而后面的种种事态让他放弃了自己的坚守,而他将F打成C-之时,他发现,自己并没有逃脱悲剧的境遇,反而让自己陷得越来越深。
         这就是科恩剧作的特点,永远的反类型。就像在号角之门Llewyn Davis为格罗斯曼弹奏乐曲一样,明明镜头都推进了,明明中景都快变特写了,情绪都传达出来了,我们都以为格罗斯曼会说:”太棒了,我被感动了,来我们这演出吧!“的时候,格罗斯曼直接否定了Llewyn Davis,就是因为他不够赚钱而已。
          那么,这个我们知道结局的结尾,科恩对待Llewyn Davis这个角色是正确的。时代更迭中,往往就是有大潮外的一员,他们选择了这其中的一个进行书写,视角是极为特殊的,但它往往却有普遍意义。
          曾经看《艾德伍德》,主角艾德伍德就是在好莱坞大潮之外的一个人,他想参与其中,但却与其失之交臂。那么,《醉乡民谣》是有着和《艾德伍德》同一视点的,就是聚焦在loser身上。
           Jean这个角色是有着态度的,他说Llewyn Davis是个loser,起码那个时间是的,但她会爱Llewyn Davis。那么科恩兄弟一定是爱着loser的,从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得出来,但他们压根没有把视角放在高塔上,一打开始,他们的视角就是平视Llewyn Davis的。我们看到了他走的每一步,跟着这个角色浮动,体验了大浪潮之外,那些最后躲在电话亭里哭的人的不平人生。

大家有空不妨听一下,细细品味民谣中独特的魅力,个人认为民谣的旋律是衬托歌词的,所以听民谣必先了解歌词中包含作者所想表达的情感。题目所说 民谣能让心静下来 ,其实我发现听着悠扬的民谣会更容易想事情,民谣是有种力量的,然而我不听国内的民谣,因为这有点不对口味。我想向大家隆重介绍一位民谣诗人--鲍勃迪伦,他的民谣实在有穿透力的,强力推荐,相信大家听过《Make you feel my love》,我听过一开始是听Adele版本的,觉得很悦耳,现在我听鲍勃迪伦的,因为很动人,第一次听的时候眼眶有点湿润,毕竟是男人,不能轻易流泪,但确实很动人,推荐给大家。
 最后,影片的故事背景,豆瓣的Icebee写了一篇相当详细的好文,我看完之后感叹受益匪浅啊,人间还有如此大神在,顶礼膜拜,实在敬佩。
 原文如下:
科恩兄弟的电影都非常注重故事发生的背景与环境,故事与背景一定是有巨大关联的。也就是说,纵观科恩兄弟的电影,不论是《血迷宫》,德克萨斯州的荒漠;还是《冰血暴》,明尼苏达州的寒冷;亦或者是《谋杀绿脚趾》中“督爷”所处的九十年代的旧金山等,故事、人物与背景环境都是密不可分的。这部《醉乡民谣》也不会例外,故事的背景被设定在美国的1961年,那就是鲍勃迪伦首次现身格林威治村的那一年,而且一定是那个1月。
   故事开头便发生在纽约格林威治村中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酒吧,Llewyn Davis 抱着吉他歌唱。
   -----------------------
   关于故事背景,那场大浪潮,我们从格林威治村入手。
  
   格林威治村是纽约的艺术家集中区域,换个例子来讲,就相当于背景曾经的摇滚乐集中区“树村”,或者是“798“。格林威治村在30年代、40年代初极为火爆,尤其是伍迪格里斯和皮特西格和他们的”年历歌手“以及”织布工“。当时在格林威治村表演的歌手与乐队基本上都是左派,也就是共产党,39年,苏联与德国签订互不侵犯条约,左派歌手被咒骂,而经过后来的努力加上苏联反击、美国参战,使左派歌手又重新抬起头来,直到1950年,麦卡锡发表了一份针对共产党的演说,自那开始,红色恐怖便在美国蔓延开来,左派歌手跑的跑,被抓得抓。到此,或此之前,第一次民歌复兴就结束了,它基本上起于洛马克斯父子缔造出的铅肚皮和伍迪格里斯,止于麦卡锡。
   而我们知晓的,熟悉的,六十年代开始的美国民歌复兴,实际上是第二次民歌复兴。可能,你会以为第二次民歌复兴是故事结尾处脖子上架着口琴的青涩的鲍勃迪伦缔造的,实际上是”金斯顿三重唱“。
  
   那么,从”金斯顿三重唱“起,至鲍勃迪伦演唱这段时间,是美国民歌爆发前夕的状态,故事的主角Llewyn Davis身处其中。而从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到,科恩兄弟就是把这么一个当时二线的民谣歌手,拍成了电影。他同大部分在格林威治村的垮掉派歌手一样,在这激荡和尴尬的时间内,被”大浪潮“扑灭。
  
澳门皇冠金沙官网娱乐,   “锡锅街”缔造的“金斯顿三重唱”毁灭了Llewyn Davis。
   “锡锅街”是美国早期的音乐生发行线,它与现在各色的音乐发行方不同,它是垄断式的、且单调的生产线路,所有的音乐由它筛选,统一通过无线电发送至每一个美国人的收音机里,它,便是权威。
   故事中Llewyn Davis与Troy打岔,问Troy当年在军营里看没看到过“猫王”,这句损话实际上便是在说五十年代的”乡摇“(Rockbilly,加快版的黑人布鲁斯,也就是节奏布鲁斯的白人演绎)风潮崩毁,它让锡锅街重新锁定到了民谣,因为民谣就像Llewyn Davis在开场歌曲唱完的那一句说的:”不新鲜但也不会过时。“
   正是因为不新鲜也不会过时,民谣成为了锡锅街的新宠儿。1957年,斯坦福大学中的一个咖啡馆中,一位名叫弗兰克·沃波的人敲定了三个民谣歌手,让他们组成合唱,他们便是”金斯顿三重唱“。1958年,金斯顿三重唱的第一张LP大卖,其中的一曲《汤姆杜丽》(Tom Dooley)成为民歌复兴的起点。
   当时LP的转数虽然已经推出33转的唱片,能够播放更长的时长以及更好的音质,但45转的LP因为播放机价格便宜,唱片价格便宜,虽然两面一共放10分钟,但仍然受到大家喜爱。而三重唱的火爆,加上锡锅街的播放制度,再加上唱片的转数,民歌开始趋于功利化,但一旦翻了身,瞬间就会变成”角儿“,赚的一手大钱。片中,Llewyn Davis帮别人录的”求求你肯尼迪“被别人看好,别人告诉他很羡慕他们民歌歌手,红了一首歌便不愁吃不愁穿。正是因为这样的心理,当时的民歌手都比较倾向于组成“XX重唱”,正如我们在片中看到的那样。这时可以看出,科恩兄弟的角色设置是非常好的,Llewyn Davis作为大潮中的一员也组成了一个二重唱,他们或许可以在大浪里成功,但Mike的死,使他只能一人歌唱。在他去Gate of Horn的时候,或许是因为只能他一个人唱,导致了他的失败。而也是因为mike的死,他丧失了前进的希望,于是像很多残留的左派民歌歌手,歧视以赚钱为目的的商业性很强的多重唱组合,他们唾弃别人,但反过来看,自己却已经落后于时代的脚步了,这或许就是Llewyn Davis所发现的。
   ------------
   与时代错身而过,Llewyn Davis与艾伯特·格罗斯曼(Albert Grossman)。
  
   剧作里,故事发生不久我们便知道Llewyn的唱片被寄到了Gate of Horn(号角之门,是格罗斯曼在31岁与同学所开的一个民谣酒吧)。
   号角之门在当时已经成为了民歌演出的一线场所,于是很多对自己能力有信心的民谣歌手都会寻求去那里演出的机会,因此他们会寄唱片给格罗斯曼。那时的格罗斯曼,已经是民歌界的大腕了,但他为人刻薄,商业头脑极其发达但没有怜悯之心,许多乐手被他无情的拒之门外。Llewyn Davis,就是其中一员。
   为什么说Llewyn Davis与格罗斯曼错身而过就是与时代错身而过呢,影片中,剧作设置了这么一个对话,就是格罗斯曼邀请Llewyn Davis去作和声,那么这个和声是谁呢?当时的号角之门招进来了两组人,第一组是一个人,也就是民谣皇后贝兹,她相当于电影的”jean“,美丽,声音动人,另外一组是PPM组合,一个三重唱,一女两男。鲍勃迪伦与贝兹交情很深,而PPM,则将《柠檬树》诠释为经典,且在同一张LP中,把鲍勃迪伦创作的《答案在风中飘》传唱出去。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Llewyn Davis是与时代错身而过的,就如同他被打之前,看到台上的鲍勃迪伦在演奏一样。被打后,他明白,这个时代可能不属于他。
   回到1961年的一月,鲍勃迪伦和Llewyn Davis一样,在格林威治村找到了一家叫咖啡哇的咖啡馆,随意演唱了几首歌,然后住在了别人的沙发上。
   Llewyn Davis,便离开了民歌。
  
  
   Llewyn Davis
  
   剧作里的Llewyn Davis是极为符合那个时代的,他是那个时代的异类,在地铁中被人观赏,他也如同万千民谣歌手那般,被埋没。
  
   捋一下Llewyn Davis的线,我们发现,他的人物改变线路非常像科恩兄弟的另一部电影:《严肃的男人》。
   Llewyn Davis开始对于民歌是炽热的,他鄙视商业歌手,搭档死去使他更加痛恨商业(也是有吃不到葡萄的心理),而后在唱片商对他一次又一次的忽悠,去往芝加哥路上遇到的爵士歌手,号角之门的碰壁,喜欢的人被睡来睡去,种种,一步一步瓦解了他。在长达1个多小时的瓦解之后,他去看望了父亲,归途路上又看到了《incredible journey》的海报,海报内容是”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它们,它们的本能让他们穿越了广袤无际的加拿大野生区域“,这让Llewyn Davis有了一线希望,而正在他以为自己要恢复过来的时候,鲍勃迪伦出现了,那个老妇人的老公打了他,然后Llewyn Davis被彻底瓦解掉了。
   《严肃的男人》中,主角不给韩国人作弊,而后面的种种事态让他放弃了自己的坚守,而他将F打成C-之时,他发现,自己并没有逃脱悲剧的境遇,反而让自己陷得越来越深。
   这就是科恩剧作的特点,永远的反类型。就像在号角之门Llewyn Davis为格罗斯曼弹奏乐曲一样,明明镜头都推进了,明明中景都快变特写了,情绪都传达出来了,我们都以为格罗斯曼会说:”太棒了,我被感动了,来我们这演出吧!“的时候,格罗斯曼直接否定了Llewyn Davis,就是因为他不够赚钱而已。
   那么,这个我们知道结局的结尾,科恩对待Llewyn Davis这个角色是正确的。时代更迭中,往往就是有大潮外的一员,他们选择了这其中的一个进行书写,视角是极为特殊的,但它往往却有普遍意义。
   曾经看《艾德伍德》,主角艾德伍德就是在好莱坞大潮之外的一个人,他想参与其中,但却与其失之交臂。那么,《醉乡民谣》是有着和《艾德伍德》同一视点的,就是聚焦在loser身上。
   Jean这个角色是有着态度的,他说Llewyn Davis是个loser,起码那个时间是的,但她会爱Llewyn Davis。那么科恩兄弟一定是爱着loser的,从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得出来,但他们压根没有把视角放在高塔上,一打开始,他们的视角就是平视Llewyn Davis的。我们看到了他走的每一步,跟着这个角色浮动,体验了大浪潮之外,那些最后躲在电话亭里哭的人的不平人生。
    
指正 马蹄湖与丽娃河
 《柠檬树》和《答案在风中飞》不是同一张专辑中的,前者出自1962年《Peter, Paul and Mary》,后者出自1963年《In the Wind》 。


  最后引上《醉乡民谣》的预告:
预告片1
http://movie.douban.com/trailer/151881/#content

网友指正   

预告片2
http://movie.douban.com/trailer/143466/#content

         2014-02-15 20:51:02 马蹄湖与丽娃河
 
  
  《柠檬树》和《答案在风中飞》不是同一张专辑中的,前者出自1962年《Peter, Paul and Mary》,后者出自1963年《In the Wind》 。

预告片3
http://movie.douban.com/trailer/141036/#content

© 本文版权归作者  icebee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官网娱乐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很爱很爱的,故事背景